lj6t6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問丹朱 txt-第四百三十四章 日夜-r07i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日光再一次照在大地上,也给岸边躺着的人带来了急需的温暖。
皇妃驾到
你只是我生命的旅客
但太阳太远了,金瑶公主还是只能浑身寒战的缩成一团。
打火石砰砰的不知道响了多久,终于一声惊喜“点着了。”
她转视线看去,不远处一堆枯草腾起黑烟,燃起了火花,面色惨白的张遥在浓烟后抬起头。
“公主,有火了。”他说道。
金瑶公主看着张遥把燃烧的火和柴一点点挪到她身边,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她过去就好——只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爬都爬不动那种,只能让张遥抱着。
两人在水里泡了这么久,衣服早就湿透了,张遥是担心冒犯她,金瑶公主又想笑,都在水里泡了这么久,全程她都死死的贴在他的身上,要冒犯早就冒犯了。
生死面前,谈这些做什么。
女总裁的那个他 小蕊蕊儿
王爷,我是仙女
火光让她渐渐温暖起来,看看四周,声音颤抖的说:“只有我们两个了吗?”
张遥点点头:“应该是,其他人大概没有跳下水。”
跳下来的几个大概也在水中冲散了——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金瑶公主深吸一口气,现在也不要想这些了。
“我们现在到哪里了?”她问,虽然她看了那么久舆图,但真自己行路,完全不知身在何处,甚至连东南西北都分辨不出来了。
张遥道:“到了西京附近了,公主休息休息,我们就继续走,很快就能找到人家。”
找到人家就能报信了。
金瑶公主用力的摇头:“不用休息太久,给我找个树枝,我撑着能走。”
虽然在湍急的河水中活下来,她的脚还是撞伤了。
张遥嗯嗯两声,跑来跑去,不仅从树林里找来了当拐杖的树枝,还抓了鸟和野鸡,利索的清洗处理架在火上烤,等肉可以吃的时候,金瑶公主已经能够坐起来了。
她靠着山石,看着张遥忙碌,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精神。
“张遥。”她说,“你真厉害。”
张遥正将野鸡肉撕扯,闻言啊了声:“我?我厉害什么啊,要家世没家世,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别夸我有才能,要不是丹朱小姐,我这才能有等于没有。”
金瑶公主噗嗤笑了:“你倒是什么都看的明白。”
张遥将野鸡肉递给她:“所以公主就不要夸我了,说到底都是运气。”
金瑶公主笑着接过,点点头:“嗯,我们都有好运气。”
两人不再说话,专心的吃东西恢复力气,衣服也在日光和火烤下半干就要立刻赶路,金瑶公主要撑着树枝站起来走。
“你这样走,反而更慢。”张遥说道,“还是我背你快些。”
金瑶公主看着他瘦弱的身子,迟疑。
“你别看我瘦啊。”张遥挥动了下胳膊,“其实有的是力气。”
金瑶公主笑了,说:“我是想你别管我了,自己先走,快点去把消息送出去,凤城距离西京很近,我担心来不及。”
张遥默然一刻,又轻声说:“公主,其实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送消息了,对战不可避免,早一天晚一天意义不大,但公主你活着,平安的站在西京,意义更重大。”
金瑶公主看着他,伸出手:“那西京的意义,就全部在你的肩头了。”
张遥走到她面前,背转过去:“臣,誓不辱命。”
金瑶公主被张遥背起来,向山林前大步走去,看着山林间的日光,听着张遥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念叨什么“谢谢老天”
金瑶公主忍不住问:“你谢老天什么?”
张遥说:“谢谢老天让我来这里啊。”
金瑶公主忍不住笑:“都这样了,你还谢老天啊?”说到这里轻叹一口气,“你要是没来这里,就好了。”
不用陷入这般危险的境地。
“那怎么好?”张遥说,“我没来这里,听到这里发生的事,一样会担心会急死,现在好了,我自己就在这里,心里就踏实了,舒服的很呢。”
金瑶公主想笑又想落泪,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将手更用力的抱住张遥——这样可以让张遥少分力气来托住她。
…..
无限幻想之我是阴阳师 午夜不眠
…..
日光消失黑夜再次笼罩大地,大地并没有变的安静,而是厮杀声震天,夹杂着哭声喊声惨叫声,前方的城池也如同燃烧的火盆,照亮了夜空。
西凉王太子看着自己兵马创造的这副夜景,没有发出得意的笑。
“一个小凤城,竟然一天一夜了还没拿下!”他气恼的喊道。
已经入了牢笼的金瑶公主也飞了。
也许跳河死了,但最终也没有尸首可以悬挂在阵前,羞辱震慑大夏兵民。
我的先知女友
一个将官跪下来:“末将有罪。”
谁能想到藏的那么隐蔽竟然会被大夏人发现,不仅导致金瑶公主跑了,凤城还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这些年朝廷一直蓄力跟诸侯王们纠缠,铁面将军竟然也没有放任边境。”老齐王被从营帐里抬出来,欣赏夜景,几分感叹,“看似忽略,让你们蓄养兵力壮大,其实也是一直防着呢。”
凤城虽然小,备战虽然仓促,竟然也不能轻而易举攻下来。
西凉王太子越发羞恼,准备这么久,总不能刚张口就崩了牙!
“今晚拿不下凤城。”他一脚踹向跪着的将官,“就把你的头砍下来,攻下凤城,把所有人都给我杀光。”
都市護花高手
将官跌滚叩头应声,刚要跑走,被老齐王唤住。
“殿下,我说过,凤城只是一个凤城。”他说道,“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西京才是最有意义的。”
一个凤城都这么难打,西京——西凉王太子心里嘀咕,父王会不会是老糊涂了,被老齐王一撺掇,有点自大啊。
“殿下,凤城要打下来,对殿下来说其实也不难,它也不过是再撑这一个晚上。”老齐王淡淡说,“你们此次的优势就是人多,又出其不意,所以更应该把足够的时间和兵力对准西京,到时候,西京比凤城再大兵马再多,也不过是能多撑几天。”
西凉王太子问:“那大夏的援兵——”
“这些天不会有援兵。”老齐王道,“我说过了,大夏那边有我的安排,我的人会切断阻挡消息,给殿下你们机会,所以才要快,出其不意,多的肉我们也不要,只要一个西京。”
西凉王太子点点头:“好,王爷对大夏对西京比我们要熟悉,我们就听您的。”
老齐王微微一笑:“是的,我对西京很熟悉,他们的将官,兵力,我可以肯定——”说到这里笑容顿了顿,“有一个意外。”
西凉王太子看向他:“什么意外?”
老齐王看向远处的夜色:“一个人——”
……
……
耳边是压抑的咳嗽,金瑶公主觉得自己像是在水中的小船,浮浮沉沉的从昏昏中醒来,入目还是一片夜色,她的意识也清醒过来。
“我们走了多久了。”她抓着张遥的肩头,声音沙哑,“你的咳嗽怎么回事?你——”
手上用力,隔着衣衫能感受到滚烫,这体温不对。
“快放我下来。”金瑶挣扎着说。
“我就是有点咳嗽。”张遥哑声说,“我以前就有这个——”
“丹朱给你治好了!”金瑶公主拔高声音。
张遥到底是没有了力气,一个踉跄,两人都摔倒在地上,金瑶公主急急探他的额头,滚烫。
他们在水中泡了那么久,又冷又饿又不停的赶路,生病是不可避免的。
“现在不能休息。”张遥咬牙说,“都走了这么久了,不能前功尽弃,我们再撑一撑。”
虽然,但是,没有别的办法,金瑶公主深吸几口气:“我找根木棍,我自己走,我扶着你。”
张遥也不再坚持,两人在四周找到树枝,各自撑着再互相搀扶脚步缓慢不停的向前走。
“张遥。”金瑶公主忽的道,“我也想谢谢老天。”
——————
张遥咳嗽着问:“公主要谢他老人家什么?”
金瑶公主说:“谢谢他让你来。”
张遥愣了下笑了。
“如果现在没有你。”金瑶公主哑声说,“我走不到现在,就算走到现在,我也真的走不动了。”
她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手自己的腿自己的身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又一步迈出去的。
张遥的手握住她的手,轻声说:“没事,我拉着你走。”
金瑶公主看着前方的夜色,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将眼泪也按回去,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她反握住这只滚烫的手。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太累了,视线越来越模糊——
“前方应该有人家了吧。”张遥的声音轻轻飘飘,他的脚步也轻轻飘飘如踩在云里,但他用力的跺了跺,“这里应该是农田。”
美食大明星 必火
农田?那就是有村落了?金瑶公主看向前方,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到半点灯火,鸡鸣狗吠也都没有,到处都是静悄悄——
不像啊,她向前迈步,脚下忽的一悬空,人就被掀翻,她发出一声尖叫。
“公主。”张遥喊道,死死抓着金瑶公主的手,也被拖的滚倒在地上。
刚倒下有一张网落下来,将两人罩住。
“有人落到陷阱了!”
“陷阱被触动了!”
囂張妃子別跑
有声音随之传来,这声音高高低低,有些尖利又有些稚嫩,听起来还有些紧张——
火把亮起,张遥两人不由闭上眼,不能直视这光亮。
“什么人!”
是大夏口音!张遥猛地睁开眼:“这是哪里?我是,我是公主的侍卫!”
他也看到了眼前举着火把的人——或者说,孩子?
举着火把的是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们身上披着树叶,头上带着树叶编的帽子,手里举着火把,乍一看还以为是小树着火了。
这什么?张遥愣住了,那两个孩子脸色也愣愣,公主的侍卫?似乎不太懂是什么。
“是什么人?”有苍老的声音从更后方传来。
这声音让两个小孩也回过神了,喊道:“说是公主的侍卫。”
听到这句话,更多的火把亮起来,张遥躺在地上,看到这里果然是一片田地,不远处的田埂上站着七八个人,有青年有孩子还有老人,他们手里都拿着铁叉铁铲等农具,紧张的看着这边。
其中有个老人走出来,腿脚不便,一瘸一拐,但走的又稳又快,很快站到了两人面前,居高临下,火把照耀着他苍老的脸。
张遥还没说话,一旁的金瑶公主猛地哭起来:“陈老伯?你是陈老伯!我是金瑶公主,我是丹朱的朋友——”
陈老伯?丹朱?张遥躺在地上看着这老人,这就是,陈猎虎?陈丹朱的爹?
好了好了,张遥长长的吐口气,头一歪昏死过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