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49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340:戎黎被表白,杳杳當場撞見(二更)分享-bshwg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大概因为上午做了心理治疗,徐檀兮午饭后睡了很久,还是闹钟把她叫醒的。
房间里窗帘拉着,不透光,屋里暗暗的,她睡得有点懵,呆坐了几秒,起身去客厅。
“醒了。”戎黎下午没有课,在客厅打游戏,看见她从卧室出来,就把手机放下了,“睡得好吗?”
“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好像吃了很多糖,空气里都有糖果的味道,有很淡的草莓香。
他拉着徐檀兮坐下:“梦见了什么?”
“睁开眼就记不得了。”
有时候梦就是这样,一睁开眼,就想不起来梦了什么。。
戎黎给她倒了杯牛奶:“晚上学校有聚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灼眼的夏娜 高桥弥七郎
他本来不想去,可是徐檀兮让他不要独来独往,要有适当社交。
他不想社交,程及那个渣男说他太粘徐檀兮,还说没有距离感就会消耗新鲜感。
徐檀兮喝了小半杯牛奶:“我不去了,昭里约了我逛街,不知道几点结束。”
戎黎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到一边,俯身去吻她。
甜甜的,一股奶味。
他很喜欢,吻了很久。
徐檀兮和秦昭里五点半就逛完街去餐厅了,六点半,她们用完晚餐。
徐檀兮给戎黎发了微信:【先生】
没到一分钟,戎黎回了:【在】
徐檀兮:【你聚餐开始了吗?】
戎黎:【嗯】
后面还有一个【微笑】的表情。
徐檀兮:【在哪里聚餐?】
戎黎:【惠风商场三楼】
徐檀兮又问:【大概几点结束?】
戎黎:【想我早点回去?】
徐檀兮:【不是,只是问一下】
戎黎不明白同席的一位老师为什么会抱怨家里妻子查岗查得严。
戎黎巴不得徐檀兮管他严一点。
他回:【我不喝酒,吃完饭就回去,八点能到家】
徐檀兮:【微笑】
戎黎:【别发这个,发一个亲亲】
徐檀兮:【亲亲】【微笑】
绝品狂仙
戎黎回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容老师。”
戎黎抬头。
女孩走过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这女孩是数学专业,这次校队建模比赛的队长,好像姓阮,叫什么戎黎不记得。
她叫阮情:“我敬你一杯,容老师。”
青烟迷离醉何许 星际之神
戎黎这学期带了两个专业,数学专业和工商管理。
他上课见过她,但没什么印象,这次大学生建模比赛,他没有带队,只是课后线上指导了一下。
他把手里的手机收起来:“我开车来的,不喝酒。”
是借口,他晚上看不清,本来就要叫代驾,就是纯粹不想喝而已,酒不是个好东西,像他这种有很多仇家的人不能随随便便和不熟的人喝酒。
“您喝饮料也行。”
戎黎就倒了半杯橙汁。
阮情微微弯腰,用自己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戎黎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再回到座位上。
没有人注意到她越来越红的脸,
这次聚餐老师学生都有,还有人带了家属,一个包厢里摆了两桌。
“容老师怎么没把家属也带来?”说话的是理学院的秦教授,中年,头发挺茂盛。
戎黎说:“她有事忙。”
那只少年
他不喜欢社交,更不喜欢跟别人聊自己的私事。
秦教授旁边的周副教授也接了句嘴:“她是医生对吧?”
“嗯。”戎黎不冷也不热。
周副教授尬聊:“医生好啊,医生老师天生一对。”
长生谣之烽火来兮
容老师是理学院最年轻的授课老师,听说是校长特聘的,在数学领悟很有成就,颜值不用说,看看学校论坛的疯狂程度就知道了,他那张脸,评个校草绰绰有余。
说实话,周副教授有点嫉妒容老师,倒不是嫉妒别的,他就是嫉妒容老师的上座率,不像自己的课,每次都要用点到来威慑学生,点完到更有学生堂而皇之地溜走,就当他瞎似的,想起来就气。
周副教授继续尬聊:“容老师怎么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戎黎不太穿正装,着装休闲,卫衣长裤,比学生还像学生,他坐姿随意,有些散漫,说话挺礼貌的,可就是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距离感。
论坛里是怎么形容他来着?有人拿他的照片在他脸上P了个扇形统计图——三分纯,三分欲,四分野。
他说:“不年轻,早过了法定结婚年纪。”
其实周副教授的意思是你长这么帅怎么这么早就收心了。
有点聊不下去。
那就喝酒吧。
周副教授扭头:“秦教授,我们走一个。”
学生老师一块吃饭,少不了酒桌文化。
戎黎不喝酒,有点提不起兴致,看了几次手机,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
阮情等在包厢的门口,见他回来,走上前。她脚步微晃,应该是喝了不少酒。
“容老师。”
戎黎停在原地,中间隔了两三米的距离:“有事?”
阮情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意上头,她整张脸都红透了,耳朵一圈也是红的。
天才宝宝强悍娘亲 夜子兮
走廊的光线不怎么强,戎黎看东西不是很清楚,看不见女孩眼里的娇羞跟挣扎。
“如果不是急事,明天到学校说。”
他抬脚,往包厢走。
阮情迟疑了一下,挡到他前面:“容老师。”
戎黎皱了下眉,往后退一步,要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是蠢了。
他睫毛垂下来,任凭眼型再乖巧,也遮不住他一身生人勿近的冷。
他真的生了一双很漂亮的杏眼。
阮情不敢看他的眼睛,微微低着头:“我、我喜欢你。”
他收起散漫,整个人冷漠严肃起来:“我已婚。”
女孩头压得更低了:“我知道……”
学校里听过他的人都知道他已婚,他的婚戒从来不离手,他不加女学生的微信,他回绝异性都用同一个理由——已婚。
他很不爱笑,也不温柔,但很多人都看见过,他对他的妻子温柔,对她笑。
他让所有学生都知道了,他很爱他的妻子,虽然不是故意透露,但还是很明显。
“知道我结婚了,就不该说这种话。”他语气倒也没有很咄咄逼人,就是有些不太耐烦。
女孩子脸皮薄,不经说,眼睛已经红了:“你是我第一个喜欢过的人,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没想怎么样。”
“我不想知道。”
戎黎绕过她,去开包厢的门。
身后有人唤他:“先生。”
开门的动作骤然停住,戎黎回头,原本积在眉间的烦闷顿时烟消云散,他快步走到徐檀兮跟前,眼里的欣喜很明显,因为光线太暗而有些无神的目光见到她之后亮了起来。
像三四月的一场春雨打了半开的桃花,瞬间万树花开。
“你来找我吗?”
徐檀兮颔首,手里拿着一把红色的雨伞,伞柄上吊了一串玉珠子,雨伞还在滴水,她用一个小塑料袋套在了雨伞的下面,以免湿了商场的地毯。
“外面下雨了,我来接你。”
声音很好听,轻轻柔柔的,像风拂过。
酒好像彻底醒了,阮情抬了头。
南城的五月已经没那么冷了,徐檀兮穿着改良过的旗袍,裙长到膝盖,是靛青色,她在旗袍外面搭了米色的针织开衫,鞋子与外套一般颜色,平跟,脚踝上戴着细细的铂金链子,链子上串了个薄薄的白玉平安扣,她的耳坠也是白玉的,长发随意披着,有几缕被外套压到,撩着旗袍的领子和盘扣。
温婉端方,亭亭玉立。
阮情不是第一次见她,还是被惊艳到了。
平时没什么耐心的容老师这会儿脾气变得很好,说话都轻了:“我进去说一声,你等我一下。”
“嗯。”
戎黎没有看阮情一眼,直接无视了她,回了包厢。
因为太难堪、太无地自容,阮情忍不住掉泪,她低头站着,双手无措地紧握:“对不起。”
徐檀兮摇了摇头,递给她一张纸巾。
阮情愣了一下,伸手去接:“谢谢。”
“不用谢。”
阮情抬头,并没有在对方眼里看到任何愤怒与鄙夷:“您和容老师很登对。”
徐檀兮笑了笑:“谢谢。”
没有恶语相向,她礼貌而温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