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599章 我在想……金戈鐵馬分享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一碗酒下去,几个商人的眼中多了异彩,接着便是神色平静。
“太烈了。”
高丽商人竟然是高鼻梁,叫做李春。
李春摇头晃脑的道:“这酒没人愿意喝。”
李元婴的眼中多了失望之色。
这样不妥啊!
贾平安淡淡的道:“吐蕃和高丽苦寒,若是贾某没去过也就罢,既然去过,那你这等把戏就别在我的面前玩,丢人。”
李春笑道:“武阳侯此言甚是,不过这酒太烈……”
“这酒水……仔细看看。”贾平安点头,雷洪再给他们一人倒了一碗。
一群沙雕,见过这等纯净的酒水吗?
这个时代的酒是酿造酒,什么是酿造酒?就是用原料……比如说水果或是粮食用来发酵。
后世的酒酿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酿造酒。
这等酒浑浊,里面残留着各种发酵后剩余的杂质。
绿蚁新醅酒,绿蚁,便是酒水里的残渣,看着像是绿色的蚂蚁般的。
再后来牛笔一些,但也只能成为浊酒一杯。
几个商人低头仔细看。
“这……竟然如此清澈?”
有商人伸手进去搅和。
蛮夷!
雷洪扯扯胡子,不屑之极。
“没有杂质?”
“当然。”几个土包子一脸震惊,贾平安微笑道:“什么叫做生命之泉?这便是了!这酒用五种粮食酿造而成。五种粮食相辅相成,酒成之日,残渣全数化为酒水。”
牛逼不?
再狡猾的商人面对这等神迹也只能跪了。
“纯净无暇,难怪被称为生命之泉。”
“这等酒水若是送到逻些城……”
逻些城的有钱人会为之疯狂。
高丽呢?
泉盖苏文会喝的大醉,随后去玩弄高藏王的女人。
李春狡黠的道:“武阳侯,这酒水什么价钱?”
贾平安歪歪脑袋。
李元婴心中兴奋,“这酒水一斗一万钱,一坛子两斗。”
贵不贵?
不贵,便宜炸了。
所谓金樽美酒斗十千,斗酒一万钱。一斗四斤,这个酒比后世的茅台还贵。但在此刻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是生命之泉。”贾平安幽幽的道:“挣钱不是目的。”
包东肃然道:“大唐不差钱。”
雷洪纠结的道:“要不还是卖给别人吧。”
“我要了!”
“武阳侯,这酒水我要了。”
不是暴烈吗?
宗室小透明,但从小就锦衣玉食,没吃过苦的李元婴震惊了。
这等难喝的酒水竟然能卖高价?
他不知道辽东有多冷,更不知道后世寒冷地带喜欢喝酒的习惯,也不知道酒精特娘的兑水竟然也能当酒卖。
贾平安觉得这一切真心没意思,起身道:“就这么办,另外,这酒水不卖钱。”
啥?
几个商人诧异,“不卖钱……”
白送是不可能的,那用什么来交换?
“你等弄了粮食来交换。按照当季大唐粮食的价钱来计算。就这样。”
贾平安洒脱而去。
朝中不是不肯多卖酒吗?不是不肯给粮食吗?
我自产自销行不行?我的粮食全数进口行不行?
谁特娘的还敢哔哔?
李元婴起身,“恭送先生。”
晚些,李元婴狂喜进宫。
“陛下,酒水卖了许多。”
李治皱眉,不满的道:“粮食不够,为何还卖?”
民以食为天,前汉黄巾之乱殷鉴不远,但凡涉及到粮食安全的问题,大唐君臣都是宁杀错,不放过。
李元婴笑道:“陛下,先前臣等叫了几个走私商人来,他们愿意用粮食付账。粮食酿酒,随后再卖给他们……武阳侯说这便是出口转内销。”
咦!
李治诧异,“什么价钱?”
“斗酒一万钱。”
“能比三勒浆?”
李治有些惊讶。
李元婴回身,“还请弄一坛子酒水来。”
有内侍跑去,晚些在走私办弄了一坛子酒水来。
“陛下请看。”
酒水清澈的让人不敢相信。
“这叫做生命之泉。”
卖相不错,忠仆王忠良仰头就干了一碗,砸吧着嘴,“好酒!”
李治问道:“这酒水本钱多少?”
呃!
这个很尴尬啊!
“陛下,这酒水……大约是普通酒水的十倍不到。”
李治倒吸一口凉气。
奸商!
这妥妥的就是奸商。
普通酒水大概是两三百钱一斗,十倍也就是两三千钱,可他们却卖一万钱。
挣好几倍。
“武阳侯说若非想扩大市场,卖两万钱一斗也不是事。可薄利多销啊!”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第599章 我在想……金戈鐵馬看書
李治捂额,“经商竟然这般赚钱吗?朕竟然心中动摇,难怪要禁止官员入市,一旦经常进出市场,看着那些钱进出,人心动摇……长此以往,就会琢磨如何弄钱……不贪腐者几何?”
李元婴干笑,心想这是说我钻进了钱眼子里了?
可挣钱的是你啊!陛下!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599章 我在想……金戈鐵馬
太疯狂了。
“去吧。”
李治终究难舍巨款的诱惑。
等李元婴走后,他苦笑道:“朕本以为商贾之事不堪,所以让滕王这等声名狼藉之辈去管,如此相得益彰。可谁曾想朕也难免动心。”
王忠良一脸无所谓。
这个蠢材不知道钱的好处,难怪不动心。
呯!
王忠良直挺挺的倒下。
“来人呐!”
李治的眼中多了怒色,“叫医官来。”
难道是酒水里有毒?
一个内侍蹲下去看了看,“陛下,王中官像是喝醉了。”
医官听闻皇帝那里召唤,飞也似的跑来。
“喝醉了。”
医官一脸愤怒,“陛下,王中官当值醉酒,不堪之极,当严惩!”
王忠良被抬了回去,李治站在那里,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吐蕃高丽苦寒,能喝得起这等酒水的皆是权贵,他们若是沉迷于此,长此以往,意志消沉,这便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陛下。”
武媚来了。
“媚娘来得正好。”
李治招手,等她进来后指着酒水道:“你来喝一口。”
武媚摇头,“臣妾有孕在身……”
李治一拍脑门,“朕欢喜了些,竟然忘形了。”
“陛下为何欢喜?”武媚笑吟吟的道。
“滕王他们那边用酒水交换粮食,以前能挣钱,如今却能挣粮食,若是能多卖些,好歹也能补充些粮食……对了。”李治说道:“王忠良。”
“陛下,王中官醉倒了。”
李治失笑,“朕竟然还少不得他?去告诉滕王,那些粮食入境后,去除他们酿酒之需,多余的全数在边境贩卖给当地军民,粮价低一些。”
“是。”
武媚了解了来龙去脉后,不禁赞道:“这等美酒果然是令人拍案叫绝,特别是纯净。”
李治也颇为好奇,“这是贾平安弄出来的。”
他看了武媚一眼。
帝王问臣子要东西不妥,但你是他阿姐,自然无碍。
武媚回身,“邵鹏,你去问问武阳侯,这生命之泉是如何酿造出来的?”
一个内侍嘀咕,“先前滕王就说过,是五种粮食酿造而成……”
李治越发的好奇了,“那朕倒是要看看是何等妙到巅毫的手段,竟然能弄来这等美酒。”
邵鹏急匆匆的去寻了贾平安。
“那生命之泉是如何酿造出来的?”
贾平安一脸懵逼,“酿造?没什么手段啊!就是勾兑……”
操蛋。
邵鹏一脸便秘的回去。
“陛下,皇后,武阳侯说这所谓的生命之泉就是酒精加水勾兑出来的。”
李治嘴角抽搐。
武媚怒道:“他越发的浪荡了,叫进宫来。”
这是要踹几脚?
贾平安满腹牢骚的进宫。
“陛下,皇后,那酒精本就是粮食酿造之后蒸馏而来,实则就是浓缩的酒水,只不过太烈了些,喝了伤身。加水勾兑之后,这不就是生命之泉了。”
武媚咬牙切齿的道:“奸商!”
呵呵!
奸商?
看看李治,那龙颜大悦的模样。
原材料是货款,大唐就出人工费,中间大赚特赚,这生意好的呱呱叫。
这等生意手段让帝后为之一惊,至于什么奸商的评价贾平安觉得他们想多了。
他只是小试牛刀而已,若是真要出手……后世那些商业手段随便拎几个出来,这些人得懵逼了。
等他走后,李治说道:“他若是做生意会如何?”
皇帝难道是担心平安变成巨贾?
武媚心中微微一哂,“平安却太忙碌了些,再说他家中如今也不差钱,按照他的说法,钱够用就行。”
李治微微点头。
……
回到家,贾平安先去了酒精作坊。
“武阳侯。”断臂的郑二春出迎。
里面水汽渺渺,一大股酒味。
“大生意来了。”
酒坊有贾家的两成股子,多余的利钱都给了户部,成立了一个类似于基金的玩意儿,每年拨钱给那些伤残军士。
“这军中每年要的酒精就那么多,哪来的生意?”
郑二春原先生活艰难,贾平安令人寻到了他和其他十二个残疾武人,专司酒坊管理,把当时吹毛求疵的兵部尚书崔敦礼给弄的哑口无言,而且利钱的管理也交给了户部,崔敦礼在兵部威望大减。
“以后滕王那边每年会送了粮食来,送多少就做多少,不许挪用,弄出来的酒精勾兑一番,全数给他们。”
走私办以前一直在走私大唐货物,却无一项自己能掌握的货源,如今这便是有了。
“是。”
郑二春带着贾平安进去,那些残疾士卒见到他纷纷行礼。
“武阳侯,一起用饭吧。”
有人提出了邀请。
“也好。”
贾平安更喜欢这等相对单纯的氛围。
贾平安问道:“厨房在哪?”
郑二春惶然,“不敢让武阳侯进去。”
“滚蛋!”贾平安笑骂道:“我哪有那么娇贵,连厨房都不能进。”
晚些,一大锅菜出来了。
“大杂烩,一人一大碗,什么都有。”
他弄的是干锅,也就是把各种炒菜混合在一起。
若是下面再来一个小炉子就好了。
锅底放几片大白菜,再把各种炒菜倒进去……
贾平安有些流口水。
老卒们惶然,“多谢武阳侯。”
“坐下坐下。”
“酒水呢?”
所谓无酒不成席,没有酒水这些老卒都一脸欲求不满。
郑二春起身,“我去买。”
熱門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599章 我在想……金戈鐵馬熱推
贾平安心中一动。
“你等就没想过喝酒坊里的酒水?”
后世所谓: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
你拿一点,我拿一点,一个厂子慢慢的就被拿没了。
郑二春笑道:“哪能呢!既然让咱们做事,该拿的钱粮就拿,不该拿的,但凡看到了,剁手。”
这话杀气腾腾的,那些老卒却一脸理所当然。
“小鱼,回家弄一坛子酒来。”
晚些酒水来了,老卒们垂涎欲滴,贾平安笑道:“再去弄一坛子来。”
酒过三巡,众人一顿狼吞虎咽,郑二春难为情的道:“军中吃饭就是如此,吃慢了就没你的份。”
“有一次是打突厥吧,兄弟们一路追杀,追到后来才发现突厥人有数千,咱们只有百余,领军的校尉当先冲杀进去,被乱刀砍死……”
“兄弟们随即冲杀,那一战杀的……”
老卒摇摇头,“后来才知晓是碰到了突厥人中的精锐,突厥权贵们下了重赏,人人拼命。那一战……老夫的腿丢了一条。”
老卒仰头干了碗中酒。
贾平安问道:“可后悔了?”
“哈哈哈哈!”
老卒豪迈大笑,说道:“当年老夫在家耕地,日日看着田地,娶妻生子。后来先帝征伐高丽,村里的老人说了前隋征伐高丽的惨状……”
前隋征伐高丽当真是烂。
“陛下有令,无需征发丁壮从军,可村里的老人却说要报仇,老夫纳闷,就问为何报仇,老人们说当年征伐高丽时,村里也去了十余人,归来两人,说那些兄弟的尸骸都被筑为京观。”
老卒的眼中多了哀伤,“老夫的三叔就在其中。这等大仇不报,何以为人?村里百姓踊跃而去,老夫便是那个时候进了折冲府,后来赶上了先帝征伐高丽……”
他自豪的道:“老夫在高丽斩杀六人!”
贾平安举碗,“大唐威武。”
“大唐威武!”
众人一饮而尽。
郑二春打个酒嗝,“当初老夫从军……村里人都说在地里刨食没出息,有本事就去杀敌挣军功。我这就动心了。”
“老郑,当年怕死吗?”一个老卒笑道。
“怕个屁!”
郑二春骂道:“想想前隋末年天下大乱,都没个安生的时候。那些贼人混战也就罢了,最多裹挟着一起作乱,可突厥人一来就是烧杀抢掠,大唐若是败了……”
“可大唐不会败。”一个老卒轻蔑的道:“当年杀敌时,不管是突厥人还是高丽人,都不是咱们的对手。”
“突厥人被打残了,先帝征伐高丽,高丽人缩在城池里不敢出来,大唐……赫赫威名!”
一个老卒举碗,“为了大唐的赫赫威名!”
贾平安一饮而尽。
这些老卒从军并未有什么高尚的目的,第一就是想挣军功,第二才是想着保护家园不受侵害。
但正是这些人,支撑起了这个强大的大唐!
贾平安摇摇晃晃的起身回去,徐小鱼跟在后面。
“小鱼你此生想要什么?”
徐小鱼一怔,“郎君,我就想这般……就这样。”
这便是普通人的生活,你问他们有什么追求或是目标,他们大多会说我就想过着目前的日子,直至逝去。
回到家,阿福近前,随后跑了。
进了后院,三花上前伺候,嗅到酒味后,就柔声道:“郎君可要解酒汤吗?”
“不要。”
贾平安觉得满脑子都是金戈铁马。
那些老卒们的征战经历激起了那些记忆。
叠州,辽东,西域……
这个大唐外敌无数。
但正因如此,这个大唐才如此伟大。
没有困难,就彰显不出这个大唐的豪迈。
“阿耶!”
小棉袄正在院子里转圈,鸿雁在边上看着。
贾平安蹲下,兜兜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被他抱着。
“臭!”
兜兜仰头挣扎,贾平安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夫君喝酒了?”
卫无双出来,叫人去弄醒酒汤。
三花有些愕然,“郎君不是说不喝吗?”
鸿雁看了她一眼,“这是夫人的事,你算哪门子的人,也能张罗?”
苏荷喜滋滋的道:“夫君,先前滕王遣人送了礼,说是多谢夫君指点。夫君你指点了他什么?如何经商?那些商人可是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给我说说吧。”
呃!
贾平安觉得苏荷想多了,“其实所谓的商场争斗没那么精彩。”
小说里写的天花乱坠,可实际上只是简单粗暴的下药,或是抢东西,或是直接寻大佬来镇压……
真的没什么精彩,只是成功之后被人神话了而已。
“阿娘!”
兜兜皱着小脸伸手,苏荷笑着把她抱过来,“兜兜不想阿耶?”
“臭!”
兜兜趴在苏荷的怀里喊:“走,阿娘,走!”
小棉袄再次漏风。
贾平安坐在屋檐下,感受着凉爽。
卫无双站在他的身后,轻轻给他揉着肩头,“夫君有些兴奋?”
“是啊!”
贾平安身体后仰,靠在她的身上,“和老卒们一起喝酒,听他们说着当年的厮杀,念及此,才发现大唐开国至今艰难。”
大唐开国后,面对着打烂的江山,只能一步步的收拾。可外敌不会给你喘息之机。
先帝登基,突厥兵临渭水。
高丽在辽东虎视眈眈。
吐蕃赞普同样想啃大唐一口。
这等局面下,先帝竟然能把大唐带到这个地步,不愧是雄主。
“夫君想什么呢?”
卫无双以为他睡着了。
贾平安睁开眼睛,“我在想……金戈铁马。”
……
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