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愛下-第六百九十一章:論道之爭閲讀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大师要创佛教,敢问何为佛,何为佛教。”
茫茫山路上一行人迈步而行,这座横空出世的佛山上瀑布如红,景秀天成,草木松林间奇花异草,青石为路,树冠成棚。
山腰上一座大气质朴的寺庙已然昂立在此。
众人一路行来也不禁被眼前美景所震撼,觉得此地哪怕是北邙学院的风景也是有过之无不及。
九爷对于所谓的佛,非常感兴趣,但当得知胖胖要立教的时候,却是顿时警惕起来。
任何宗教都逃不了愚弄人民的罪恶。
工会成立之初,正是天下乱世,那个时候就出现各种诡异邪说之流,最终全然被工会扫除,这才有了联盟这么多年的乾坤盛世。
九爷正是从哪个黑暗时代走过来的人,心里对于宗教两字有着天然的警惕。
故而如此发问,也是抱着砂锅打破问到底的态度来询问胖胖。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但对于胖胖而言,简直就是送分题一样,他笑道:“佛是个伪命题,佛是众生觉悟天道的能力,不是一个‘称号’
这个能力人人都具备,看你能否了障(透过现象看本质)。
人相之佛:人心中的佛,是‘有相’的也属于一“障”。
觉行无量:无相,就不可取不可说,就无所谓圆不圆满,究不究竟。”
胖胖这番话说的众人一阵晕头转向,反而倒是走在后面的丁小乙闻言愣了一下,像是有点明白了什么。
联想到胖胖从前在冥土上的所作所为,不正是无相无量,不再拘泥于形的一种态度么?
在众人还在被胖胖这番话说的云里雾里时,胖胖继续道:“佛乃觉性,佛教以次第而分,从精深处说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即非文化。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起點-第六百九十一章:論道之爭看書
从浅义处说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文化。从众生处说是以贪制贪、以幻制幻的善巧,虽不灭败坏下流,却无碍抚慰灵魂的慈悲。”
这句话众人倒是都听明白了,所谓的佛教三个次第,就是寺庙的三种功能,最高层次是让人觉悟。
其次是推广“诸恶莫作,诸善奉行”的佛教文化。
最低层次是给弱势群体提供一个心灵的避难所。
胖胖如此解答,令众人陷入沉思,但九爷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闻言眼神骤然变得锐利起来。
他不管胖胖是何方神圣,哪怕他手眼通天,翻云覆雨,信手之间就能镇压诸天神魔。
但仅凭此想要传教,不把话说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只听他冷声笑道:“好一个虽不灭败坏下流,却无碍抚慰灵魂的慈悲,大师这么说,是觉得我们联盟的子民过的太苦,甚至已经到了要想虚无幻想去朝拜的地步么?”
九爷此话一出,众人顿时脸色都变了。
连丁小乙都听得出来,九爷这话是在指责胖胖,愚弄民众,操控民心。
相信,无论是哪个时代的当朝者对此都是绝不能忍的,用不好听且情商低的话来说。
韭菜,只能我们来割,你来割韭菜,那就是造反!
用情商高的话来说,那就是,国家的声音就是老百姓的声音,无论是否提倡言论自由,但话语权要始终掌握在国家的手里。
“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
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强焉在?一个‘强’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胖胖面不改色的回应道。
对话到这个层次,如丁小乙这些人已经插不进嘴了。
这已经是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道’的话题上,而且讨论的还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民众之道上。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愛下-第六百九十一章:論道之爭熱推
九爷整个人犹如被点燃的斗士一样,浑浊的眼底泛起闪闪精芒,闻言丝毫不做退让,冷笑道:“我看此法更是不思进取之法。
这种思想,只会让人陷入弱势的泥沼而无法自拔。
须知强者仍在自强,弱者只会逃避。
如果佛法是为这些所谓的‘弱势群体’提供精神上的庇护,那我看来,人人都信因果,求福报,那么反过来说他们是为弱势,岂不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就好了么?”
九爷毫不避讳的凝视在胖胖的脸上:“若想要传教也可以,人人得征觉悟就行。”
对于九爷的要求,胖胖并不羞恼,只是笑言道:“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
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
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
无不知敬其兄也,亲亲,仁也,敬长,义也。无他达之天下也。”
“致良知!”
丁鹏心神一动,不曾想三师父居然用如此一句话堆回去,心里顿时拍手叫好。
这篇【致良知】是中国明代王守仁的心学主旨,语出《孟子·尽心上》乃是心学核心之作。
其意,大概是不要去和别人比,要和自己比,今天比昨天,不断超越自我,最终成就超凡的意思。
丁鹏大概将这段话的含义解说给众人,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纷纷点头称赞起来,果然,这种级别的对话,若是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在场,谁听了都是云里雾里。
丁小乙皱着眉头,像是在苦思当中的问题,只听他自言自语道:“原来还是个哲学家,我以为他只是个厨子呢!”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笔趣-第六百九十一章:論道之爭讀書
“???”
站在一旁,听到这话,顿时楞然半响后才明白过来,一撇嘴,无奈道:“爹您说的那是王守义!”
被自己儿子提醒,丁小乙脸皮顿时一红,还强行辩解道:“一样的,一样的,反正他俩是亲兄弟嘛。”
“什么亲兄弟?”
“一个守仁,一个守义,不是兄弟是啥?”
丁鹏一翻白眼,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三师父要说,自己老爹是个俗人,自己大师父每次提起,都摇头叹息。
仿佛除了二师父外,自己老爹任谁看来都是一块榆木嘎达,还是贼轴的那种,车珠子都不好使。
“哎!爹啊,不是儿子无能,是您老实在是扶不起来啊。”
丁鹏扬天长叹,突然间他悟了。
自己老爹才是天底下最牛伯夷的人才,身边有娘亲这位盖世女帝,身后有他这样的天纵之才,左手握着黄泉,右手握着北芒,天下财富应有尽有。
下面有二师父、三师父、荼荼阿姨、廖秋叔叔诸多大能照顾。
都说站在风口上,一头猪都能飞上天。
这样的豪华阵容足以堪称史诗级的龙卷风,别说是猪,就算是一架满载的大货车都能给你送上云霄顶端。
偏偏自己老爹不动如山,愣是扶都扶不起来,真是天下无人可其左右啊。
九爷和胖胖的一番长谈,最终以九爷黑着脸不欢而散而离开。
并不是九爷词穷了,而是胖胖最后用了一句话结束这场无所谓的争论:“不见金刚之怒,何来菩萨心肠,阿弥陀佛。”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了,九爷还能说什么,只能灰溜溜的带人离开。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過水看嬌-第六百九十一章:論道之爭閲讀
对这个结果,丁小乙父子俩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丁鹏甚至心中感叹:“终究是人老了,思维太固化,若是换个人来,指不定这时候大家都要皆大欢喜。”
他言外之意,自然是看不上九爷那一套官僚体系的作风。
毕竟胖胖的身份,能一路上和你说这么多,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
换做冥府里其他那些大佬来了,直接一巴掌糊上去,先杀个几十万人,再来和你谈,到时候你不谈也要谈。
“两位,这边请!”
胖胖对于九爷等人愤恨离去一点都不在乎。
邀请两人坐在凉亭内,顿时三人面面相视,气氛反而逐渐尴尬起来。
过了片刻,丁小乙才硬着头皮张张嘴道:“胖胖……不,那个大师该怎么称呼?”
“你不是已经喊了么?”
胖胖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一刹那,丁小乙甚至有了一种错觉,仿佛胖胖已经回来了一样。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对,眼前的胖胖目光依旧清澈慈祥随和,但自己认识的那个胖胖相比起来,却是少了那份浑然天成的自然洒脱。
想到这,他心里更是不甘心,继续尝试着唤醒胖胖的记忆:“那个……我们其实以前认得的,还一起喝过酒,吃过肉,一起偷过东西。”
站在凉亭外的明道和尚闻言,额头上青筋爆起,恶狠狠的瞪向丁小乙,差点就要唤出自己的九环锡杖来打爆这个胆敢侮辱佛主的家伙。
但丁小乙根本不在乎明道和尚的目光,既然都说出口了,索性一口气全都说出来了好了,至少让自己痛快痛快。
“对了,你还记得么,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还偷了一罐子猪油。”
“还有,你经常说孟婆不穿内裤。”
“咱们一起去幽山,你诓走了三手松鼠,然后带我抄了松鼠的老窝。”
他扳着手指头,一桩桩一件件的把胖胖这些年的丰功伟绩全都给抖了出来。
连丁鹏在一旁听的都额头冒汗。
心想:“三师父居然还有这样的过去??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这话若不是从自己亲爹嘴里蹦出来,换做别人,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
可直到丁小乙把所有的事情全都给抖出来后,眼前胖胖的目光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情顿时失落到了谷底,苦笑着仰起头看向胖胖道:“我知道,我说了这么多,你未必会相信,但……”
“我信!”
丁小乙话还没说完,顿时一愣,一旁丁鹏更是瞪大了眼睛:“这么夸张你都信??”
“信!”
胖胖点点头:“为何不信,不过是过去的事情,有也无妨,无也奈何。”
胖胖这么一说,丁小乙反而冷静了下来。
是啊,人家信又怎样,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过去的他,正如自己并非是罗正,即便过去自己是罗正,但此时此刻,自己的名字叫做丁小乙。
一念及此,他心里顿时也就释然了。
“阿弥陀佛,贫僧来此,有三件事,其中一件正与你有关。”
胖胖双手合十,目光真挚的看向丁小乙。
“和我?”他心头一动,顿时感到有些意外。
“正是,第一件事是为公,第二件事是为私,第三件事是为你而来。”胖胖沉声说道。
所谓公事,自然是为了镇压释迦摩尼遗留在人世的这一缕杂念,应了佛家的劫数,才算是功德圆满。
所谓私事,正是为了明道和尚而来,他掐指一算,算出明道和尚和自己有一件因果未了,虽然他记不得因果何来,这并不妨碍他来接引明道和尚成佛。
至于第三件事。
胖胖清澈的双眼审视在丁小乙身上很久,才低声道:“正是为了杀你而来。”
“杀我!”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六百九十一章:論道之爭分享
父子俩面面相视,骤然心中一惊,看胖胖的模样,可不是开玩笑来着。
“正是,天地劫数将至,你正是劫数之源。”胖胖说到这里神情却是疑惑的打量向他。
“按说你乃应劫之人,我等本该全力相助,但贫僧推衍天机,却见劫数竟也系在你一人之身,既是劫数,又是应数,何其怪哉。”
“等等等等,说来说去,你的意思是我爹必须死对吧。”
丁鹏听明白胖胖的意思了,连连挥手示意他打住,神色不善起来:“大师,咱们有一说一,我爹死不死,和什么大劫有什么关系。”
丁小乙坐在一旁,脑瓜子嗡嗡作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兴高采烈的迎上胖胖,结果胖胖居然是抱着杀自己的目的而来?
“这!”
胖胖摇摇头:“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至于劫数因果,贫僧暂无法参透。”
“那就等您老参透彻了,再说吧,告辞!”
丁鹏说罢,就要拉着丁小乙离开。
只见明道和尚横身一步,不偏不倚拦住两人去路。
“怎么,大师这是要用强不成!抓人抓脏,你要杀我爹,也要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吧。”
丁鹏说着手指已经放在自己手腕三寸的位置,今天真要动手,他就算不是三师父的对手,也要赌上一把。
大不了把自己大师父给的那件东西拿出来,拼个天塌地陷也要保住自己父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