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手太陰肺經-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戰亂地區閲讀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此时的陈安已经一步横跨万里,按照王庭的指引,从片山林中,找到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军事基地。
基地中,一架架飞机冲天而起,很快就消失在云端,通过特殊的航道离开这里。
陈安走进其中,将信交给王庭记忆中的一个人,对方果然没有问他的来历,也没有问他的目的,直接就给了安排了一架二十分钟后起飞的飞机。
其实对于此时的陈安来说,想去西方或许也只是一动念的事情,但生怕打草惊蛇的他还是决定低调些。
紫微星主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尽管根据那超凡因子推算其源头的位格应该比紫微星主要差些,但也不容小觑。
说起来,他的大罗天巅峰应该算是保送的,只不过还有这阴阳五行祭灵阵的考验。
既是考验,自然不可能让他轻松过关。
类似紫微星主的情况若是再出现,即便对他本身无害,但也够丢脸的。
另外,幽元天中镇压的大量天尊虽然不少,可这里时间轴也是够长,若真心找一段时间躲起来,也不是陈安轻易能找到的。
哪怕他现在的身体已经达到了轮回九级的层次,可以抗住时空漩涡的撕扯,但也不可能让他任性的随意穿梭任何时代。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戰亂地區分享
所以既然作为一个捕猎者,耐心的蛰伏是必不可少的。
二十分钟后,他平平稳稳的上了飞机,又过四个小时,他没有任何意外的降落在一处看起来颇为荒凉的飞机场。
这里的负责人叫张扬,人却与名字相反,看起来平平无奇。
应该是早得了王庭的关照,对于陈安的到来非常热情,在职权范围内的给了一些帮助,比如不涉及军事机密的地图,水和干粮等物资,还有一辆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组装的越野车,另外还有两支没有上报的黑枪及若干子弹。
尽管这些东西对陈安来说,完全没有用处,但陈安也是非常承情,同时对王庭的人脉又高看了一眼。
这家伙看起来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样子,为人似乎是真不错,真心待人,别人也真心待他,这种性格在部队这种地方尤其吃的开。
不过慈不掌兵,他这个样子人缘就算再好,最后也落了个投闲置散的下场。
他自己似乎也很有自知之明,缩在特别调查科里养老,没啥雄心壮志。
其实他这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如果可以选择,陈安或许会选择像他那样,无忧无虑,平安一世。
“邵先生,我在地图上标记了一些我们在此地的一些秘密据点,若是有需要,可以去那些地方求助,只要报四哥的名字,大家没有不帮忙的。”
张扬将陈安随意的将地图揣在怀里,眼皮一跳,忍不住又提点了一句。
陈安不想地图里还有这份深意,不禁道了声谢。
对于王庭的人情,他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离开时本着废物利用的想法,将邵思齐名下的产业都转到了王庭名下。
原本邵思齐就是个坐吃等死的富二代,但毕竟是“出嫁”邵正光为表对杨家的敬意还是给他陪嫁的部分产业。
当然这些产业对杨邵两家不算什么,但对普通人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林林总总加起来超过一亿,每年的分红都有大几百万,若经营的好过千万也不成问题。
以王庭的身份人脉,或许做什么事或许都很方便,但若想从正规渠道搞来这么一大笔钱,也是有些难度。
尽管他可能并不需要,但就像陈安也不需要那些枪支物资一样,有了也或许可以更滋润一些。
所以陈安心安理得的将张扬的好意尽数收下,打包丢到那辆看起来不怎么样,坐起来还挺舒服的越野车上。
“邵先生,真的不用我派人跟你一起?”
虽然陈安明确表示过想要一个人,可张扬看着陈安那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一般人来战乱地区都很自信,那是他们根本不明白战乱地区的残酷,很多时候都不是实力强,就能吃得开的。
“我习惯一个人。”
陈安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他的秘密不怕别人知道,却怕连累王庭的朋友丢掉性命。
见陈安毫不犹豫的拒绝,张扬便也适可而止的不再劝,有些话让别人明白了自己的善意就好,最终的选择还是在于对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那不是好意,是霸道。
于是他似恭维,似确定,地笑道:“别人这么说,我或许会觉得他矫情,但作为四哥的朋友,我相信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后会有期,祝一路顺风。”
陈安记得在王庭的过往中看到过,他在中央作战指挥部学习时,学号是4,后来因为一些事,军中职务被一撸到底。军中的战友不习惯直呼其名,为了表示尊敬便都喊他四哥。
谢过张扬的祝福,陈安一脚油门踩到底就驶出了这处隐蔽的基地。
待到身后的基地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陈安伸手一按,一枚造型诡异的指南针被他按在车厢的操作台上。
这个时候,他才打算看一下自己应该是去法蒂兰还是德尔森。
明确了大将军王等存在的帮助,他的实力是一日三变,此时金身对外界的影响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各种神通的使用也放开了一定的界限。
可他的测算推演之道却还是那样,对乾元以上的存在,就是一个模糊的大概也推演不出。
所以寻找那位被他锁定的大罗天尊,只能依靠这之前随手制作的奇物。
而这奇物除了寻找那位猎物外,本身也没有什么大用。
他伸手在这被固定住的奇物上一抚,一圈淡淡的光晕闪过,指南针上的指针一阵跳动,最终非常立体的指向了一个方向。
陈安开车的姿势不由一滞,猛踩刹车顿在原地,这奇物是他炼制,他自然知道这种表现代表什么——目标的所在,不是德尔森,也不是法蒂兰,而是这片战乱之地。
这个结果让陈安感觉有些郁闷。
他本以为“目标”会以西方国家的某位神明的形象存在,毕竟大罗天尊对世界的辐射影响,必然会有一定的痕迹留下。
这种痕迹的留存,在普通人看来就是不折不扣的神迹。
他们或口耳相传,或留下典籍,总归可以给陈安一些能够查证的线索。
其实在战乱地区,这种情况也不会例外,只是人文环境的杂乱,必然会导致这种典籍故事的查证难度提高。
陈安要想找到一些端倪,显然也要花费更大的代价。
当然,德尔森和法蒂兰这么古老的国度中,应该也有一些沉睡的大罗天尊,不过相比已经显世的存在而言,祂们显然更加难找,最起码陈安现在还把握着一条线索。
于是没有什么犹豫,陈安直接调转车头,开始往回开。
这下,想不深入战乱地区,看来都不行了。
陈安倒是无所谓,但就觉得有些对不起王庭,估计自己稍微出点事,都能牵连到他。
战乱地区是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统称,这些地区和国家整天打仗,昨天或许还政权稳定,明日或许就一朝亡国。
但不可否认,这些地区的面积都是无比广阔,几十个加在一起,远超法蒂兰和德尔森,无形中又给陈安的狩猎增加了一些难度。
驱车行了有四五百里,才见到几个稀稀落落的村庄,里面的村民面黄肌瘦,坐在路边,双眼无神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这还只是边缘地区,内部的情况陈安几乎可以想见。
他根本没停车,直接驶了过去。
又过百十里,前方几辆烧焦的车停在路中间,旁边还散落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零件和几具焦尸。
那些车只剩下了残骸,焦尸也凉透气了。这在大路上,按理说维和部队早该来收尸才对,眼前的情况明显是有人故意设的路障,想要劫个道什么的,只等有车停下,就连人带车劫走。
对于不能招惹的国家公民,绑了换取赎金。
对于当地土著或小国民众,直接发卖到各个矿洞干到死。
这战乱地区纵然落后贫穷,可各种资源财富却是不少,大小矿洞比比皆是。
陈安刚刚从那军方的隐秘基地出来的时候,扫了一眼张扬的过往。
张扬的实力也就轮回五级的样子,被他一扫一个准。
此时的他对这战乱地区,也算是见多识广,一看就心知肚明,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不过他根本无心与人去玩什么扮猪吃虎的游戏。就这么坐在车上不动,一拳遥击而出。
狂暴的炎劲结合寒冰的刚性轰然爆发,如一轮巨炮强射,空气中阵阵波纹荡开。
拦路的那些焦尸残车,霎时炸成更加细碎的碎片,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道路顿时被扫荡一空。
陈安至始至终车速不减,保持百码上下,直接从漫天飞扬的残骸火光中穿过,卷起一阵尘土,扬长而去。
待到他离开许久,才有几个皮肤黝黑、端着枪的人,从道边的沟渠中探出头来。
他们先是小心翼翼地从掩体中走出,查看了一遍道路旁边的狼藉残骸,才骇然中夹杂着庆幸地凑在一起叽里呱啦地讲起本地的语言。
“那一拳起码得有军团级的实力了吧?”
“真倒霉!竟然碰到这等高手,今天是没收获了……”
“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我记得那边好像有个明国的基地,里面的人都不是我们可以惹的起的。”
这人的话,让众人一阵沉默。
半晌,一个看似头领的人才道:“我还知道一条路,那里不涉及法蒂兰、德尔森,以及……明国的工厂基地,应该还算安全,明天我们就过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