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vn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神聖羅馬帝國 愛下-第九十六章、南洋大學看書-s2hgd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似乎很满意众人的表现,身着华服的老者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人是在游行中被抓的,想要直接捞出来是不可能的。
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管是什么原因,参与了游行示威活动,就是在和公使团作对,惩罚肯定是要有的。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掉脑袋。除了游行的组织策划者和涉案人员跑不掉外,其他参与者都是从犯——罪不至死。
这次牵扯的人非常多,国际社会都在密切关注,公使团会组建国际法庭审判。
在审判结束前,我们只能打点一下,让他们在里面的日子好过一些。能够操作的是审判过后的服刑地点。
使馆案的受害者是俄国人,服刑地点很有可能在远东或者是西伯利亚。都是冰天雪地的鬼地方,基本上可以算是有去无回。
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替他们选一个好地方。等风头过去了,再想办法把人捞出来。”
听到这个答案,众人皆是一脸错愕。要知道审判前捞人和审判后捞人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前者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出来后低调一阵子,事情就算揭过去了;后者那就是永恒的政治污点。
在远东帝国这种畏洋如虎的国度,政府可不敢任用一个跟着日本人混,又和列强对着干的愣头青。甭管个人能力有多强,政治前途都是一片昏暗。
一名蓝衣青年,声音颤抖的说道:“刘会长,你看还能不能再想想办法?一旦接受了国际法庭审判,德成的未来就全毁了!”
没有办法,作为同族兄弟,两人又是一起去参与游行的。现在自己没事,堂弟却进去了,王德然根本就没办法回家交代。
搞不好还会被人怀疑是别有用心,故意坑害堂弟,以谋夺家族政治资源。
说话间,王德然已经跪了下来。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这么低头求过人,但是现在没有办法。
这一跪,既是为堂弟的政治前途求人,也是为自己的政治前途求人。
男儿膝下有黄金,却挡不住书生意气。见王德然跪下了,几个平常交好的朋友,也跟着跪了下去。
剩下的人一看没办法,只能把心一横,强忍着不情愿跟上。
这次轮到老者坐不住了。虽然在国内长者接收晚辈的跪拜,只是传统礼仪并不算什么,但这里是日本。
受欧洲思想影响,新一代的年轻人,对跪拜礼仪可是万分抵触。
刘会长接待众人是提前进行政治投资、交朋友,可不是来结仇的。
一边用双手拖起最近的一人,一边故作惶恐的说道:“诸位,快快请起!”
见众人不起身,刘会长瞬间变脸:“你们这是折煞老夫啊!”
话毕,竟然也做出要回拜的架势。众人瞬间惊醒,连忙起身上前扶助。
儒家的礼仪规矩早已深入人心,大家可没有忘记自己是以什么身份过来的。
晚辈向长辈下拜,那是应有之义;要是让长辈向晚辈下拜,大家就别想在回去混了。
一阵商业互吹之后,众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话题再次回到了中心点——捞人。
刘会长无奈的说道:“诸位,不是老夫不肯帮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俄使馆案牵扯太大,谁参与进去都出不来。
你们可能不知道,包括日本政府警务大臣、东京警察局长、使馆区安全负责人在内的多名高官,都已经在家中切腹自尽了。
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日本政府都快要疯了。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凑上去都讨不了好。
想要捞人,除非是公使团出面。我们和各国使馆虽然有几分交情,但是也没有到能够请动各国公使的地步。”
不是请不动,主要还是不值得下血本。如果这些人背后的力量更强大一些,或者是背后的家族愿意下血本,也不是不能商量。
请公使团出马,又不是要所有的公使一起出面,只需要其中的一位或者是两位开口,就足够了。
要做到这一点,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砸钱,公使团中的十几名公使,总会有贪财的。
对这些人的属性、喜好,中华会馆早就摸得明明白白,送礼渠道都是现成的。
没有使用砸钱大法,最关键的是被殃及池鱼的,不只有一个王德成。
最近一段时间,刘会长已经先后遇到了十几起。很多人都是延续了无妄之灾,相比之下王德成还算是活该的。
日本人抗议公使团侵犯主权,你一无关人士跑去凑什么热闹?既然敢去参加游行,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自己做死的都能够捞出来,那么其他被冤枉的,自然不能丢在里面不管啊!
作为一个民间组织,中华会馆能够在日本立足,靠得就是众多华人的支持,倚仗的就是处事公正,关键时刻能够帮大家解决麻烦。
捞一个人出来,和捞一群人出来的难度,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真要是那么干了,估计中华会馆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非得一次性耗尽不可。
何况,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伴随着俄使馆的调查延续,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同胞会被殃及池鱼。
现在就把人脉资源用光了,未来可就没得玩了。纯粹靠往里面砸钱,中华会馆可那么富裕。
能够成为中华会馆的副会长,负责日常工作,并且获得华人群体的广泛认可,刘会长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帮忙可以,但绝对要量力而行。权贵需要照顾,普通人也不能忽视。前者能够带来利益,后者能够带来名声。
正是把握好了其中的度,出身并不显赫,身家也不是最高的刘会长,才能够成为日本华人世界的领袖。
至于会长,人家一直都在南洋地区混,连日本都很少来,根本就不管事。
破天战记
最大的贡献就是让会馆和各国使馆建立了联系,扛住来了自日本政府的压力。
沉默了半晌功夫后,李伯安开口说道:“刘会长,可否替我们引荐何塞公使。”
显然,他已经看出了刘会长的用意。国人的传统就是如此,说话只说三分。剩下的七分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也不需要懂。
相比之下,刘会长已经非常够意思了。怕大家年轻听不懂,近乎明了的给出了建议“找公使团成员”。
尽管中华会馆扮演着八面玲珑的角色,但是真正的后台还是只有一个。
现在想要捞人也一样,看似各国公使都能够说上话,但真正有份量的也就那么几家。
想要托关系送礼,那也必须要找到正主。普通的小国公使,就算是肯帮忙,也未必能够起到作用。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一点即透。在内心深处,刘会长已经给众人进行了打分。
重生之腹黑狂女 唐寅才子
政治投资也是需要有选择性的,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提前投入。大部分人建立点头之交,混几分人情就够了。
真正需要用心结交的,永远都是有真材实料的主。只有这些聪明人,才能够在官场上爬得更高、走得更远。
“引荐倒是问题不大,不过你们先做好准备。或许你们也听说过,神圣罗马帝国在吏治上管理的非常严格。
直接送钱,不仅起不到作用,反而有可能得罪人。
对你们来说,这也是一个机会。如果能够借机同神罗建立关系,对你们未来的仕途也很有帮助。”
绝对是真心话,如果不是李伯安反应足够快,让刘会长看到了潜力,他是绝对不会提点这么多的。
20世纪初的东亚,仍然是列强驰骋的疆场。即便是封闭的远东帝国,也没有能够抵御住时代的洪流。
时至今日,想要在官场上混得好,同列强打好关系就是一门必修课。
同为列强也不一样,相对而言同日俄这些侵略性国家交好更容易挨骂,反倒是同不在东亚扩张的神罗结交更加安全。
国人也不是傻子,哪些是侵略者哪些不是,大家还是一目了然的。
神罗为什么不东扩,外界的解释也是众说纷纭。有人猜测是顾忌兰芳自治省民众的感情,毕竟这里是纳税大户。
每年上交的赋税,占据了奥属南洋全部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十,最关键的是这属于纯利,不需要支付行政开销。
其他地区看似收入更高一些,但是在扣除行政经费之后,就已经所剩无几,部分岛屿还要倒贴。
每年稳步增长的收入,那就是稳稳的幸福,远比直接暴力掠夺要强。
双方也是各取所需,最近几十年来,兰芳自治省一直都非常稳定,就算是有问题那也是内部解决。
除非是外交上的问题,需要中央政府出面解决,其他的方面从来不给中央政府添麻烦。
神罗正处于巅峰时期,又不是王朝末年,中央政府自然不会搞什么幺蛾子,折腾自家的钱袋子。
另一种说法是:神罗皇帝痴迷东方文化,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不让下面的人东扩。
这一点,到过维也纳宫的都知道。充满东方文化气息的建筑物、收藏,确实多了些。
至于能不能影响君主的决策,这就没人知道了。不过在君主制国家,君主个人的喜好确实能够影响国家政策。
搞不清具体真相,但是人家不来侵略自己,那肯定是一件好事。
对比一帮时刻想要入侵自己国家的主,一个从来不入侵自己的列强,明显看起来要亲切一些。
完美星光 五千党
在这种背景下,不仅外交层面关系更好,民间同样也受到了影响。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有好感,但至少没有仇恨。
……
俄使馆案还在继续发酵中,身处南洋总督府的威廉皇子,却陷入了无尽的麻烦中。
如果将南洋地区视为殖民地,依附神罗而生存,那么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可惜现在局势已然发生了变化,要成为一个独立邦国,那么很多问题就必须要解决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老子在分家产。长子继承家业,拿到了最大的一份,作为次子同样拿到了一份丰厚的产业,只不过还需要深入经营。
经营产业离不开人才,而殖民地最缺的恰恰就是人才。
除了会打仗的军事人才外,包括医疗、教育、工业在内的所有行业人才,奥属南洋都缺。
尽管在来的时候,威廉皇子已经从国内招募了一大帮的追随者,但是对诺大的南洋地区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高科技产业神马的自然是不用想了。光搞好基础产业,完善基本配套设施,都足够威廉奋斗终生了。
南洋地区的基础太过薄弱,没有走捷径的可能性。发展最好的兰芳地区,偏偏又是自治省。
“自治”的问题,在神罗可是重中之重。国内还有一大帮子自治市、邦国,碰了就是严肃的政治问题。
哪怕威廉是皇子,碰触到了这一敏感问题,那也只能乖乖回家当蛀米虫,其他的啥也不用想了。
当然,威廉本身也没有打过兰芳自治省的主义。没别的原因,奥属南洋地区太大了,国内不可能同意全部交给自己统治。
包括现在总督府直接管辖的区域,未来都可能被再次拆分。中央政府只保留几个大城市据点,剩下的都会建立自治邦国。
对此,威廉倒也没有感到不满。就算是真进行了拆分,那也没有关系。
反正最后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便宜自己的儿子,就是便宜自己的侄子。
现在没有拆分管理,那是哈布斯堡王朝的第三代年龄太小,还撑不住场子。
揉了揉额头,威廉总督吩咐道:“发电询问一下,国内的人才招募,进行到了哪一步。”
现在威廉是真的理解,贵族领主们为什么从国内疯狂拉人了。不是大家钱多得没有地方花,实在是没人啥也干不了。
以教育为例,神罗确实普及了全民义务教育,但这个“全民”仅限于全体公民。
本土被“全民”覆盖完了,殖民地却不行。莫说是所有人都进行义务教育,就连白人族群都没有实现。
在殖民地能够享受义务教育的,都是本土移民,外来移民先得做出一定贡献后,才有资格享受这些福利待遇。
土著就更不用说了,没有被消灭掉,那都是遇到的领主有良心了。
这也是神罗特色,所有的殖民地下面,都有一帮中小领主,辅助殖民政府管理地方。
理论上来说,如果威廉不愿意管事的话,他完全可以无为而治。没有了总督府,下面的人基层政府同样会自行运转。
当然,种族冲突在南洋地区其实并不严重。时至今日,当地人口最多已经变成了混血儿。
真正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谈种族,就是耍流氓。完善的社会秩序,加上血脉上的相连,民族概念已经相对淡化。
当然,这也是奥属南洋地区本来人口就不多,殖民开始的时候,当地也就那么三四百万人。
要是在人口数量众多的菲律宾、爪哇岛,想要这么玩儿就不行了。
原时空西班牙人努力了上百年,都没有真正消化掉菲律宾,最大的原因就是当地人太多,自身移民太少。
誤惹豪門:女人,別想逃
奥属南洋总督府直辖地区人口增长不快,但是隔壁的兰芳就是人口爆棚了。从最初的四五十万,膨胀到了现在的近千万,四十年内翻了20倍。
事实上,这还是远东帝国担心兰芳做大后,会对大陆产生想法,有意限制的结果,要不然当地人口还不知道膨胀到了什么地步。
亲身领略到了南洋地区的富庶之后,已经坚定了威廉开发当地的决心。
兰芳就是现成的例子,最初的婆罗洲(加里曼丹岛),自然条件并不算好,在南洋地区根本就排不上号。
热带雨林气候,因为临近赤道气候炎热、潮湿,除少数地区土地肥沃外,大部分地区土地都较为贫瘠,矿产资源也很一般。
差不多和烂地划等号的地区,结果反倒是成为了南洋最富庶的地区,经济上还超过了土地最肥沃的爪哇岛。
原因自然是因为人了,土地贫瘠也是相对而言的。对比远东帝国西北部地区的大部分土地,婆罗洲仍然是沃土。
地力不足肥料来凑。恰好神罗又占据的几个鸟粪岛,为婆罗洲的农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季节性降雨差异大,旱季缺水,可以修水库来弥补。只要有恒心,纵使没有机械,人工同样挖得出来。
靠着埋头苦干,婆罗洲被开发了出来。有了成功的案例在,对开发其他地区,威廉自然有信心了。
在农业领域,神罗可是这年头的王者。不光农业技术世界第一,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也是世界第一。
如果把神罗各种水利工程、基础设施加起来,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都比全世界其他国家加起来都多。
————
事实上,南洋地区的农业并不需要操心。粮食够吃就行了,出口根本就指望不上。
远东地区也就日本一个买家,并且还是一个穷鬼,指望农业根本就发不了家。
紅塵盡處嘆飄零 紅塵似塵
真正想要发家致富,还是要靠工业,尤其是见效快的轻工业,这些都离不开人才。
坦率的说,威廉对从国内招募人才,也没有抱有太大的信心。没有办法,抢人的太多了。
奥属南洋的人才缺口,又不是千儿八百,靠招募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
想要真正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培养。中小学好办,想想办法总能够建立起来,难的是大学。
诰命赌妃:倾城笑 沐清风
真正的专家教授,可不缺工作。在本土就能够过得很好,人家凭什么来殖民地吃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