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線上看-第一百零七章 宇智波四方(二)&最後的祭典(高能)相伴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女仆准备好茶水之后就下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了白石与宇智波四方,以及那名宇智波上忍护卫三人。
宇智波四方用完茶水之后,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圈,随后说道:“这里和过去还是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啊,从小的时候开始,琉璃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孩子。怎么样,和她相处,有时候很难办吧?”
他脸上亲切的笑着。
“我到没有觉得特别难以相处。”
白石说完后,暗暗观察着宇智波四方。
穿着已退潮流但做工精细的黑色和服,满头的白发,皱纹明显且脸庞消瘦,颔下蓄有胡须。
体型应该算是比较瘦小的类型,身体也有些佝偻,但给人的不是满身疮痍,而是威严凛然的气势。
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忍者。
即使现在退休了,那股属于精英忍者的威严气度,在这种年纪愈加沉淀,显得不凡。
“四方长老来找琉璃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主要是很久没有出来逛逛了,今天恰巧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
四方长老态度随意的说。
白石因为不了解这位四方长老,所以并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来这里随意逛逛。
只是这个理由颇为合理,让人看不出破绽。
不过他以前听琉璃说过,这位四方长老是宇智波一族激进派领袖,在宇智波一族中的地位,还要在族长之上。
据说他曾经是那位宇智波斑的追随者,自从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去世后,以三代火影为首脑的火影一系,对这位老人的能力也忌惮非常。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曾经雄风赳赳,现在退居二线,不问世事的隐居老人罢了。
对于四方长老那闲聊一般的问题,白石只是一一照答,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琉璃的授业恩师,不能轻易怠慢。
“你们有考虑过结婚这件事吗?”
四方长老突然问道,好像也只是和刚才一样,只是很随意的交谈。
“啊?”
白石愣了一下。
这种问题倒不是令他吃惊,而是陡然提出这种事情,让他有种很怪异的感觉。
“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在我们那个年代,只要双方看上眼,基本第一年、第二年就结婚了。”
四方长老似乎在抱怨着。
白石尴尬笑了笑。
“你们两个过完这个年,就是十八岁的大人了,是时候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忍者是高度危险的职业,什么时候死掉都不足为奇,还是早一点留下后代比较好。”
四方长老这样低声碎碎念着,与寻常急着抱孙子的老人没什么两样。
这种话好像在诅咒别人死一样,真不吉利。白石心里吐槽了一句。
但由于对方是长辈,白石也只能在心里抱怨。
“那个,我会和琉璃认真考虑一下的。”
四方长老这才满意笑了起来,继续喝着茶水。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这么快吗?不如留下来吃一顿晚饭吧?”
白石跟着四方长老站起来,挽留他在这里吃顿晚饭。
“不用这么麻烦。我本来也只是想要出来散散步,看看现在的村子,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同。人老了,对以前的事情就变得执着起来。”
白石只能点头称是。
在这位四方长老面前,即便是三代火影也要自称晚辈,更遑论白石这种新生代忍者了。
只是一想到这么年龄还要为宇智波一族的事情操心,还担任着宇智波激进派的领袖,这位四方长老未必如表面上这样孱弱,至少年轻时的野心在心中还未消灭。
让白石在门口留步,四方长老带着身旁的宇智波上忍护卫继续朝着前方行走,没有按原路返回,真的是出来散步的?
白石站在门口思考,实在是弄不明白这位四方长老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反正和自己无关就行了,没必要执着这种事。
“真的要这么做吗?四方长老?”
在继续前进的道路上,在四方长老身旁的上忍护卫忍不住问了一句。
“离火,这是现在宇智波一族唯一的出路。”
四方长老脸上的亲切笑容消失,变得无比深邃淡漠。
“要是被琉璃知道的话,您会死的。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您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为了更加年轻,更加旺盛的宇智波火焰,我这把老骨头在这个年纪还有作用,不是该觉得庆幸吗?”
护卫上忍宇智波离火叹息一声。
是啊,身为琉璃的授业恩师,四方长老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的性格。
对方是明白这一点之后,才做出这种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一族的决定。
“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就如走在这条道路上的我。千手扉间把我们一族逼迫到只能走这一条道路了。”
垂垂老矣的老人,走在一条被夜色隆重的道路上,看不见光明。
“可是三代火影他正在努力修复村子与我们一族的关系。”
离火脸上有些不忍。
这个年纪的四方长老,本该安享晚年,而不是继续在政治场上搏斗,牺牲自己的生命,来照亮一族的前路。
“一丘之貉罢了。猿飞日斩这个小鬼,不是在想办法,就是在想办法解决的过程中,永远都不可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迟早有一天,宇智波会毁在他‘想办法’这种犹豫不决的政治立场上。既为火影,却无影的果断与担当,比起千手扉间来差远了。”
四方长老冷冷一哼。
离火默然。
他想到了根部与琉璃几年前发生的那起冲突事件。
又想到了在更早之前的很多事情。
每一次火影都在维持平衡,但有些涉及到村子原则的事情,明显是不能纵容的,也要进行平衡。
如四方长老所言,可以相信火影猿飞日斩对木叶的忠诚,对于整个村子的热爱,但不可以相信他的执政能力。
根部可以说是在他的纵容与犹豫下,诞生出来的黑暗。
“宇智波的前路只能够自救,不要把一族的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宇智波的男人与女人,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战场上。走吧,离火。”

晚,七点十分。
“回来了吗?外面执行任务辛苦了,快点过来吃饭吧,再不吃要冷了。”
在餐桌那里,白石已经摆好了碗筷,等琉璃过来一起享用晚餐。
琉璃没说什么,只是照常坐在餐桌上,和白石一起吃着晚餐。
“今天任务怎么样?”
“很平常的C级任务,等明年我会带那三个小鬼去参加中忍考试,只要通过了,就可以去执行A级任务。C级任务根本找不到什么值得开心的乐子。”
白石听到琉璃这样说,只能为琉璃小队里三个下忍表示默哀。
C级与D级任务不会涉及到忍者战斗,但是从B级任务开始,任务难度就会呈现质变的难度提升,会遇到忍者之间的战斗。
而A级任务,则会遭遇上忍级的敌人,稍有不慎就会失败,还会导致全军覆没。
中忍的确有资格接取B级与A级任务了。
一般来说,队员刚成为中忍的上忍小队,队长也会谨慎选择B级任务,积累经验,再去执行A级任务。
但白石想以琉璃的性子,等队里的三个下忍成为中忍后,估计会直接选择从A级任务开始积累经验吧。
比起带领下忍,琉璃更喜欢给自己找乐子。
A级任务的确比B级与C级任务有趣多了,虽然对新晋中忍来说,可能会随时丧命。
再差的上忍,也能对中忍进行碾压式的战斗。
忍者每一个等级差距都非常大。
“对了,今天四方长老来找你了,你没在家,他在这里喝了一杯茶就走了。”
白石想到了什么,把傍晚时四方长老拜访这里的事情说给琉璃听。
“四方长老?”
琉璃吃饭的动作一顿,紧接着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不开心吗?我记得他曾经教过你忍者的各种战斗技巧,你很尊敬他吧?”
“一个行将就木的腐朽老头子罢了。”
琉璃冷哼一声。
“这话可真是失礼。”
“他来这里,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很过分的话?”
琉璃眼中露出不满之色。
现在宇智波一族中担任族里要职的,都是激进派的忍者,而宇智波四方正是宇智波激进派的领袖。
在她眼里,激进派那些人的脑子都有问题。
他们对于村子的权力无比热衷,仿佛认为只有成为火影,才是唯一拯救宇智波一族的道路。
沉醉于过去的荣耀,可以说是集武力与傲慢一身,唯独没有脑子的愚蠢家伙们。
琉璃虽然没有明确与他们划分开界限,但也知道自己无法融入那样的氛围中。
自己的力量主意思维,与那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就连四方长老,她也很久没去见了。
即便四方长老手中掌握着万花筒写轮眼开启的方法,她也不想去见令自己产生不满的人,到火影那里,更是公事公办,不想过多接触,排斥与不满摆明了写在脸上。
而且修炼了仙人模式,万花筒写轮眼怎么样,需不需要,也不是那么热衷于这种传说中的瞳术。
更重要的是,修炼了仙术之后,琉璃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多时候都可以平静下来,用冷静的思维来思考问题。
当然,也有没办法冷静的时刻。
想到这里,琉璃用不快的眼神瞪着白石,狠狠吃了两口饭。
白石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又在哪里惹她生气了?
难道是因为前两天拥抱的时候,少吻了三十秒?
要不今天晚上补上?
“怎么会,他只是过来看看而已,我觉得他是个挺和善的老人。”
白石实话实说。
听绫音说,日向一族的族老都很古板刻薄,总是规矩规矩什么的,让她感觉到很是厌烦,但脸上始终要保持笑脸。
而这么一对比,白石发觉那位四方长老,虽然在宇智波一族身居要职,但性格很好,对自己和琉璃的事情也没有反对,反而比较赞同。
多么开明的长老。
“别被他和善的外表骗了,他在政治上的手腕,比三代目更加可怕。到现在,我都没办法看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在密谋什么事情。总之,你小心一点。”
琉璃表情严肃。
“没这么可怕吧?”
“他是上一秒能跟你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能笑着把你处理掉的强硬派,是个冷血到极致的老家伙。家族里有用和没用的东西,在他心里早已经有了决断。”
白石听到琉璃这么评价那位和善亲切的四方长老,稍微有点意外。
“早年有不少宇智波族人反对他成为激进派的领袖,然而没过几年,宇智波一族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声音了。那些投出反对意见,针对他的族人,现在一个都不剩下了,不是在任务中死了,就是神秘失踪了。在宇智波一族中,他是火影一系最为忌惮的家伙。”
“是吗?”
知道琉璃不会夸大其词,这么看来,那位四方长老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老而不死是为贼……是这个意思吧。
毕竟对方也是历经过战国时代,木叶建立时代,熬死了初代与二代火影,一直到现在三代火影执政,依然健在的老古董。
称他为时代的见证者也不为过。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自己可是他们一族未来之星看上的男人,再怎么样,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吧?
这么一想,白石就安心许多了。

12月份很快过去了,时间到了1月份。
因为新年祭典的到来,木叶村内开始热闹起来。
忍者们手上的任务工作停下,只有特殊职业的忍者们,还在岗位上加班。
在国界线防守的木叶忍者,也有不少回到村子里过年。
然而砂隐村那里还是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开启战争的觉悟。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從木葉開始逃亡 ptt-第一百零七章 宇智波四方(二)&最後的祭典(高能)讀書
若非在紫苑花公司的订单上,有大量砂隐购买的药品物资,即使是现在,还在要求紫苑花公司加紧制造医疗用品,不只是药品,还有医用纱布、医用棉花、绷带等等,白石都怀疑砂隐村是不是已经放弃了进攻火之国的想法。
难道说,砂隐村也想开开心心过个年,举办一次热热闹闹的新年祭典,然后在年后再开启战端?
这么一想的话,那位三代风影阁下,好像还挺人性化的。
又好比不想在大过年的时候见血吧,毕竟过年时候开战征兆不祥。
在木叶新年祭典的夜晚。
“怎么样?”
换好和服的琉璃轻轻的转了一圈,将绝美的身姿展现给白石看。
黑色媲美绸缎的长发在飞扬,淡蓝色的和服清新淡雅,上面印着些许好看,颜色很是新亮的纹饰,腰间月白色的绸带在背后系成一个蝴蝶结,更是增添了几分灵动,没有了平时的冷漠,眼神也温和了许多。
“很美。”
白石有些目眩的答道。
似乎过年之后再离开木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要如何和琉璃解释,又选择在什么时候坦白……白石则更加头疼了。
明明自己并非是犹豫不决的人,为什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候掉链子呢?
和琉璃牵着手,走出宇智波一族的族地。
到了村子里的商业街那里,眼前俨然一幅人山人海的样子。
比起村子这种称呼,白石更愿意用城镇两个字形容木叶村的大小。
在烧烤摊那里买了一些烧烤,一边走路一边吃着,然而在大街上公然玩起了互相投食Play。
虽然有点羞耻与不好意思,但看到琉璃脸上脸红又有点幸福的样子,白石也就厚着脸皮了。
“咳咳……”
由于吃的太急,所以呛了一下。
“笨蛋,你吃的太急了。”
“抱歉,实在是太好吃了。”
“那究竟是什么好吃?”
琉璃抬头看向白石。
以美丽热闹的祭典为背景,少女黑色的长发直垂腰际,像是温和的月光清雅,目光闪动了一下。
“嗯……”
这个问题还真是富有哲理,是食物好吃,还是未婚的少女好‘吃’?
白石正要回答的时候,一个耳熟的声音介入了进来,并且很不客气带着点调侃的意思:
“你们两个小鬼,在这种地方放闪光弹很好玩吗?”
纲手穿着一身蓝色的和服,上面有淡黄色的花朵纹饰,有点大家闺秀的气质。
而且身上有着能让无数勇士也会挣得头破血流的伟大胸襟。
在她身旁跟着同样穿着小版和服的静音,正一脸好奇的盯着白石和琉璃。
没想到白石前辈这么平平无奇的人,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真是小看他了。
她心中是这样的想法。
“纲手老师,还有静音,你们两个也在啊?”
“这么热闹的祭典,不出来大喝一顿怎么对得起?”
纲手豪爽的声音,直接破坏了她大家闺秀的气质。
“这样吗?”
这么开心的祭典还要喝得烂醉如泥?
白石看到静音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就知道今晚她会有多辛苦了。
“呦,纲手,你们在这里啊。”
又有一道声音介入。
三忍之一的自来也,褪去了忍者装,穿上便装的他,倒是挺有成熟的男人味的。
虽然脸上的笑容还是吊儿郎当。
并且眼睛一直若有若无的偷瞄着纲手的伟岸胸襟。
色鬼。
在他身旁还有肤色苍白,给人一种像蛇一般冷血感觉的男子。
同为三忍的大蛇丸。
今晚是三忍聚会吗?白石心中有趣的想着。
不过既然有这两个人,他也就不用担心,纲手烂醉如此后,静音一个人辛苦把纲手送回家了。
“是你啊,自来也。你不是说好要和水门一起过这个祭典的吗?”
纲手问道。
“别说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水门和玖辛奈在一起,我过去当电灯泡只会让他们尴尬。”
自来也无奈笑了笑。
“你这个白痴还有考虑别人心情的时候吗?”
纲手嘴上不饶人。
“怎么样,今晚去喝一杯吗?大蛇丸也一起哦,我们也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吧?”
自来也没在意纲手冷嘲热讽的态度,而是邀请纲手一起过去喝酒。
“别拉上我一起。”
大蛇丸头疼的皱了皱眉,每次聚会这两个人最是能喝,而且不顾别人的苦恼,喝到走不动路为止。
人品差,酒品更差。
“有什么关系吗?跟团藏那个家伙后面干,你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了,现在正是重温友情的时候。”
自来也勾着大蛇丸的肩膀,嘻嘻哈哈笑着。
“笨蛋。”
大蛇丸哼了一声,脸朝着别处扭过去。
“一个人喝三个人喝都没有关系……唔,对了,白石小子,能拜托你一个忙吗?”
纲手看向白石。
“忙?什么忙?”
“我们三个去喝酒,静音就拜托你照顾了。”
纲手把不知所措的静音推了出来。
白石正要说什么,纲手已经和自来也与大蛇丸在街道上渐行渐远,只能看到她挥手拜托的动作。
“那么,就劳烦你了。”
“……”
不给他拒绝的借口。
白石苦恼的抓了抓头。
可恶,这样一来,就没办法和琉璃偷偷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了。
纲手老师,你这恶魔!你根本不是救苦救难的医疗忍者!
“那个,白石前辈,琉璃前辈,我就麻烦你们了。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乱的。”
静音走过来态度温顺的鞠了一躬。
“怎么能说麻烦呢?其实我觉得人多反而热闹一点。”
白石继续挠头笑了笑。
“虚伪。”
琉璃冷不丁插了一句。
朝着一家服装店里走去了。
白石则对静音说道:“静音,你先自己一个人玩怎么样?过一会儿我再来接你。”
静音想了想,也知道自己跟着白石和琉璃两人,只能当电灯泡,不但对方尴尬,自己也会很尴尬,虽然点了点头。
“那我就在那里吃点东西好了。”
静音指着不远处白石和琉璃刚去过的烧烤店。
“好。那就拜托你了,等我和琉璃买完东西,就过来接你。”
白石从钱包里拿出钱,放到静音手里,让她痛痛快快去吃一顿好的。

可恶!可恶!
明明是在木叶的最后一个祭典,我却不能和白石君一起亲亲我我!
这是日向绫音心中的想法。
虽然身上穿着的是白石送给她的和服,但这依然无法满足和填充她空洞般的身体。
她面前摆着一大堆东西,例如章鱼烧,烤肉串,炒面,一口一个朝着嘴里塞去,以此来宣泄心中的不满。
“老板,再来五十串章鱼烧,十大碗叉烧拉面!快一点!”
“好、好的,您稍等。”
明明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却这么能吃呢?店主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在店里吃东西的少女,心中忐忑不安。
这样下去,感觉他的小店要破产了啊。
毕竟在店门口写上‘连续吃满三个小时就可以不用付钱’的标语,是他本人。
为的是吸引人量,结果钓来了一只货真价实的大胃女王。
现在对方已经连续吃了一个半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吃,手口根本停不下来。
“虽然日足大人让我们可以尽兴一点,你也不用这样吃东西吧。”
在一旁和绫音一起行动日向分家上忍日向冬间,看着绫音面前堆积如山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有点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确定了绫音的身份,他真怀疑绫音是秋道一族派入日向一族的间谍。
不,就算是秋道一族,也很少有这么能吃的。
“反正保护日足大人又不止我们这一组,冬间前辈不过来一起吃吗?”
“不用了。我的任务是保护日足大人。”
“哦。”
本来也就是对他意思意思,绫音也没想让他坐下来一起吃,这一点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只是一想到今晚不能和白石一起度过在木叶的最后祭典,而且还会和琉璃一起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拥抱,接吻,然后……
绫音心中再次化悲愤为食量,充满了黑暗般的情绪。
颤抖吧,今晚所有举行大胃王免费试吃活动的木叶餐馆!
见识一下日向一族的白眼力量!
绫音一口咬了下去,啊呜……

人类真是喧嚣的生物。
这是土将军心中的唯一想法。
他只是没有言语能力,但并非智障。
他把自己埋在土里,可以感觉到木叶此刻的喧嚣与吵杂。
于是,因为这份喧嚣,他在土里自由游泳的动力都没有了。
明明是如此吵杂的世界,自己明明也可以向更深处地底去,在那里游泳不会有声音进来,然而,自己为什么要向往这样的吵杂呢?
黑乎乎的眼睛里冒出光芒,就这样呆呆在旮沓的角落里,默默注视着木叶的祭典。
如果有一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参加这样的活动就好……
小孩子从头顶奔跑了过去,顺便踩了一下他的头。
“……”
木叶的小鬼好讨厌。
改天在他家里塞几张起爆符就会安静下来了吧。
不过,今天没有任务,时间真是好闲啊。
平时习惯了跑腿,现在突然之间清闲下来,土将军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天羽女妹妹和雷鸣丸弟弟在鬼之国工作,影舞者妹妹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黏在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身旁撒娇。
虽然自己只有三岁,但父亲大人说过,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是一个成熟的大人。
所以自己不能撒娇,不能像弟弟妹妹们那样幼稚。
热爱工作的男人,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即使是祭典,也要警惕起来,不能马虎大意。
土将军兢兢业业工作。

祭典过了一半,白石就和琉璃提前回来了。
在这里依旧能够感受到村子里的热闹祭典氛围,活动还在持续,应该会到半夜才结束。
爆炸声在夜空中响起,那是无比绚烂的火光于空中绽放,描绘出色彩缤纷的美丽图案。
“真是漂亮呢。”
“是啊。”
虽然零星的火花转瞬即逝,但是所有的零星火花汇聚在一起,会让人产生感动。
就好比人类一样,一个人绽放的光芒终究有限,然而当所有人凝聚一起,所绽放出来的光亮,就会形成此刻夜空中的美丽。
如果一个人的火花转瞬即逝,那么,十个人,百个人,一千个人,一万个人,更多人一起发出火花,那就是燎原的光亮。
村子,国家,世界,都是这样组成的。
白石看到的并不是烟火,而是人类对于生活的热爱与拼搏,他们都在拼尽全力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在有些寂静的院落里,白石和琉璃一起在这里观看夜空中不断绽放的烟花,虽然已经远离喧嚣,却也与木叶的人分享着这份喜悦与热闹。
白石忍不住把琉璃拉到怀中,琉璃也乖巧脸红的倒在白石肩膀上,互相依偎,偷偷品味着属于他们两人的幸福。
白石动作轻柔的梳理着琉璃如绢丝般的长发。
逐渐的,周围的声音好像全部都消失了,即使烟花还在爆炸着,但是声音看不到了,眼里也只剩下了零碎的火光闪耀。
只有彼此的心跳能够清晰听到。
琉璃主动亲吻了上去。
白石也搂住了她纤柔的腰肢,与她热烈的接吻。
肌肤的滑嫩,柔软的躯体,好像是一团温暖的火一样。
然后,猛地位置颠倒。
“?”
白石愣愣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少女,脸部通红。
到这时,已经不需要去质疑什么,也不用去理解什么。
来做吧。耳边传来这样轻细的呢喃声。
明白一切的白石,解开琉璃腰间和服的绸带。
在夜与烟花的映衬下,少女**的身姿格外诱人。
我们……
一起沉沦下去吧。

在祭典的最后,热闹与喧嚣远去。
“那个,小姑娘,我们店要打烊了,你还不走吗?”
烧烤店的店主对坐在外面吹着冷风的静音喊道。
静音仿佛没有听到烧烤店店主的喊话,只是呆呆的坐在冷风吹拂的街道上,看着前方。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白石前辈还没有来接我?
不是说好了,跟琉璃前辈买完东西后,来接我的吗?
白石前辈,你这个大骗子!
我把这件事告诉纲手大人,你就等着去死吧,白石前辈!
静音心中充满了委屈和愤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