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姬玄沉吟片刻,摇了摇头:
“我们继续收集散碎龙气,那位大宿主就让苍龙七宿去降服。
“呵呵,我们现在无法判断许七安的行踪,如果在禹州碰到他就不妙了。正如我们没有料到会在雍州遭遇他。
“而如果苍龙七宿的话,货真价实的三品战力,肯定比我们要更轻松应对。
“哪怕不是许七安的对手,脱身总是没问题的。”
众人闻言,沉默着的点点头。
柳红棉和乞欢丹香吐出一口气,紧绷的神色松弛了许多。。
吃过早膳,姬玄一行人返回临时住所,是贫民区里一座废弃的院子,像这样空置的院子,小县城里还有很多。
它们的主人可能因为贫困和饥荒,投奔了亲戚。
也可能在死在了某次贼匪入室抢劫里,全家没能幸免于难。
这一路走来,姬玄等人见惯了萧条和贫困,见惯了风雪里的尸骨。
简陋的房间里,姬玄坐在桌边,专注的看着手里的盒子。
紫檀木盒子打开,铭刻在其上的阵法散去,里面是一个闪烁着猩红微光的珠子。
鸽子蛋那么大。
它浓缩了一位超凡武夫的气血精华。
姬玄凝视几秒,目光有些涣散,思绪跟着飘到远处。
咚咚!
这时,房门敲响。
姬玄瞳孔收缩,从涣散状态恢复灵光,啪,关上盒子,收入怀里,脸上浮现微笑:
“进来吧。”
许元霜推开门,扫了一眼简陋的房间,以及几乎不存在的陈设:“七哥。”
她身后跟着乞欢丹香、白虎、柳红棉,还有许元槐。
姬玄扫了他们一眼,笑道:“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许元霜点点头:
“的确想和七哥商议。”
“雍州一战后,蕉叶道长身死,柳红棉他们都被许七安吓破了胆,就连最不服气的元槐,也没了底气。”
柳红棉“哎呀”一下,娇声道:“人家不过一介女流,那许七安又凶又霸道,害怕也是理所应当的嘛。”
骄傲的许元槐撇撇嘴,却无法反驳姐姐的话。
对于那个大哥,他除了无力,还是无力。
姬玄默然片刻,道:“然后?”
断臂的白虎“嘿”了一声:
“这段时间,我思来想去,其实收集龙气不是必须。我们能不能得到龙气,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阻扰许七安收获龙气,龙气一日不归位,大奉就会越乱,城主和国师起事才能成功。”
姬玄缓缓点头。
于他们而言,只要对手情况够糟糕,目的就达到了。
龙气能增加他们的筹码,却也不是非龙气不可。
许元霜接着说:
“既然如此,我们何必单打独斗?
“佛门在收集龙气,度情罗汉虽被俘虏,但还有两位金刚在中原负责收集龙气,这是两位三品。
“巫神教那一方,想必同样在收集龙气,我们三方联手,统一战线。许七安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同时打败我们。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推薦
“如此,就能卡住他收集龙气的进程,为爹和舅舅争取时间。”
姬玄笑道:“很好的办法。”
乞欢丹香适时插嘴:
“我可以回南疆一趟,说服蛊族出手相助,一起反奉。你们不要小看蛊族的实力,堪比超凡境战力的强者有数位。
“他们若是愿意出手,大奉必亡。”
柳红棉笑道:
“蛊族与大奉有仇,若真到了起事阶段,或许能成为盟友。但现在嘛,指望他们派出高手对付许七安……..”
妖娆美人呵了一声:“你莫要忘了,他的蛊术是怎么回事?若说与你们蛊族没有关系,姑奶奶可不信。”
乞欢丹香皱着眉头,无法反驳。
姬玄道:
“此事可行,至于蛊族,暂且不必联络了。两位金刚的联络方式我们知道,但巫神教………”
许元槐道:“就交给天机宫负责。”
姬玄点头,结束了这次会议,边打发走众人,边说道:
“元霜,你留一下。”
许元霜关上门,坐回桌边,默默看着他。
“你对许七安此人,怎么看?”姬玄笑道。
“很强,强的让人可怕。”许元霜给出中肯的回复。
“是啊,很强……..”
姬玄叹息一声:
“雍州遭遇战之前,我,包括潜龙城里的那些兄弟姐妹,都认为许七安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全依赖于气运。
“这或许也没错,但不是全对。
“雍州之后,我才真正意识到他的可怕。同样是四品,他的“意”让我感到战栗,而这,是与气运无关的。”
许元霜不由想起当日雍州城外,他一刀斩灭禅师阵的景象。
那一刀强悍犀利中,透着绝境之人退不可退的疯狂。
“我知道,你受姑姑影响,对他抱着怜惜之情,认为是国师无情无义,残害骨肉。而元槐更多的是受了国师的影响。
“一心想要超越许七安,证明给国师看,他不比京城的那个大哥差,但要说元槐对许七安有多大的仇恨,倒也不至于。”
许元霜冷冷的打断:“你是想告诉我,不要手下留情?”
姬玄摇摇头,笑道:“七哥想要你的一个承诺。”
“你说。”
“现在不是时候,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姬玄笑道。
许元霜深深看他一眼,没说什么,沉默的离开房间。
………..
京城,皇城南大祀殿。
大奉一年有两祭,年初春祭和年尾祭祖。
優秀都市异能 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看書
祭祖在供奉祖宗牌位的桑泊,祭天在皇城南边的大祀殿。
遇到特别情况时,会有第二祭,第三祭,甚至更多。
比如永兴帝登基时,同时举行祭祖和祭天。比如开启国战时,皇帝要率领文武百官祭天、祭祖。
入冬之后,寒灾席卷大奉,永兴帝一直便有祭天祈福的想法,如今正好趁着号召捐款举行祭天大典。
祭天结束,朝廷拨款赈灾,百姓情况好转,岂不就是他这位皇帝的祈福取得卓尔有效的成果。
正午,许二郎骑着马来到皇城南的大祀殿外。
此时距离祭天大典尚有一段时间,百官陆续前来。
“许大人!”
许二郎把马匹交给吏员,便见一群文官走了过来。
本该对许二郎横眉冷对的他们,今日却格外的热情。
许新年面不改色的作揖行礼。
“许大人,本官有一位好友,近来打算收徒授业,听闻许大人幼妹天资聪颖,便起了收徒之心,托本官代为问询,许大人,可否看在本官的面子上……..”
“许大人!”另一位文官打断道:
“本官好为人师,也想收徒,令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读书种子,本官愿为她启蒙。”
“许大人……”
“许大人……”
过来搭讪的都是职位平平的官员,真正的大佬自是矜持的,不过一个个似乎颇为关注,都在朝这边观望。
许新年连连作揖,搪塞了过去,挤出了包围圈。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
司天监。
杨千幻盘坐在房间里,安静的一动不动,他的内心却处在焦急之中。
终于,脚步声从寂静的廊道里响起。
不多时,黄裙子的大眼萌妹出现在门外,透过小小的透气窗看进来,嗓音如银铃般清脆:
“杨师兄,我去八卦台看过啦,监正老师元神出窍了。”
杨千幻呼吸陡然急促,但很好的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追问道:
“喊他了吗?”
“喊了,监正老师没搭理我,不知道神游到何处了。”褚采薇道。
“好,很好!”
杨千幻大笑起来。
褚采薇伸手入怀里,摸出一张纸条,从门窗里丢进去:
“那交易达成了,你必须在三天内帮我拿到上面的东西。”
纸条是一份“菜单”,褚采薇通过许七安的回信,把上面提及的美食、美酒,罗列了出来。
她当做秘籍一样收藏着,本打算将来晋升四品时,按照单子上的美食游历一遍江湖。
直到杨千幻找到她,让她暗中监视老师。
机智的褚采薇当即提出交易,报酬是杨千幻要在三日内,为她集齐美食、美酒。
双赢!
褚采薇心里喜滋滋的,鹅蛋脸露出明媚笑容,继而有些担忧,说道:
“杨师兄,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就不能让监正老师省点心吗。”
杨千幻反击道:
“你一个为了口吃的,监视自己老师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
说完,师兄妹识趣的相互退让,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争执。
杨千幻当然不会告诉褚采薇,他打算在祭天大典上大闹一场。
并不是破坏大典,而是要借此一举成名天下知。
他要捐出司天监所有钱财。
“百姓贫苦,饥寒交迫,我们又怎么能过着朱门酒肉臭的生活呢。我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是为受苦受难的百姓做些事。”
杨千幻义正言辞的在心里告诉自己。
身下清光亮起,将他吞没。
褚采薇蹦蹦跳的离开。
走廊另一头的房间里,钟璃悄悄取出一只传音法螺,小声道:
“宋师兄,杨师兄果然贼心不死,要像上次那样,把司天监的钱财捐赠出去。
“他还让采薇师妹帮忙监视监正老师。”
法螺里传来宋卿的声音:
“监正老师所料不错,我知道了……..这就取出天机盘镇压他。这个蠢货,他把司天监的钱财捐出去,我拿什么做炼金实验?
“采薇师妹也助纣为虐啊,那看来我也只能镇压她了。
“监正老师答应过,只要帮他盯着杨千幻,他就允许我做一次人体炼金实验。现在多了一个采薇师妹,我得争取让他再允诺我一个实验。”
停顿一下,宋卿笑道:“钟师妹,监正老师答应了你什么?”
钟璃人畜无害的小声说道:
“没答应什么,我只是觉得最近有些无聊,想找人来陪陪我。”
………..
江州城。
许七安手持着半面青铜小镜,一边感应着周围,一边吩咐道:
“我要鸟瞰江州。”
浑天神镜的镜面凸显出一幅画面:
某个客栈的房间里,苗有方赤条条的浸泡在药浴中,表情痛苦,浑身皮肤如同煮熟的虾。
许七安表情呆了一下:“你给我看这个作甚?”
浑天神镜的器灵回复:“难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看的吗。”
许七安嘴角抽搐:“我说过很多遍,我并不想看男人沐浴。”
浑天神镜:“明白,这就换一个。”
画面一变,镜子里出现一个陌生男人沐浴的情景,模样比苗有方英俊许多。
你的阅读理解是不是有问题?许七安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明白,你想看雌性和雄性一边交配,一边沐浴。”
浑天神镜见他不说话,又擅作主张的变幻画面。
这一次,画面里出现的是一双年轻男女,他们泡在宽大的浴桶里,与热气腾腾中赤裸紧贴,水花溅起,运动激烈。
呼……..许七安吐出一口气:“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谈。”
画面破碎,浑天神镜的“独眼”凸显出来,审视着许七安:
“可以。”
“不用这么严肃和郑重,你可以继续刚才的画面,嗯,我是觉得,这样聊起来会更轻松。”
等浑天神镜恢复直播,许七安缓缓道:
“我忍你很久了,你为什么每次都擅作主张?”
“难道你不想窥探别人的私密吗?”
浑天神镜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
“我最大的能力,就是能让你肆无忌惮的窥视别人最私密的事情,你会因此获得神明般自信和优越感。”
当年九尾天狐就用你来干这事儿的?她是不是还喜欢看两个男人洗澡……….许七安好像明白了。
浑天神镜继续说:
“你并没有用我窥探雌性出浴,所以,你喜欢看雄性出浴,我是如此的贴心,你应该庆幸才是。”
不,怀庆和临安的出浴图只有我能看,就算你是一个没有性别的器灵,也不行……….许七安再次吐出一口气:
“懒得与你多说,我的要求很简单,以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再擅作主张。
“不然,你休想再得龙气滋养。”
“好吧…….”浑天神镜妥协了。
“我要鸟瞰江州城,别耽误我收集龙气。”
许七安最近开发了浑天神镜的新用法,他可以通过浑天神镜为媒介,观测一座城市的情况,再通过地书碎片与龙气之间的感应,找出潜藏在茫茫人海里的龙气宿主。
限制是,他需要在浑天神镜里清晰无误的看见龙气宿主,才能感应到他,无法通过鸟瞰江州城直接定位龙气宿主。
许七安用浑天神镜观测城北,一条街一条街的看过去。
自己则在城南,感应附近可能存在的龙气宿主。
这个方法效果很好,他仅用了一个早上,就找到一名龙气宿主。
那家伙是个卖烧饼的摊贩,自从得到龙气后,生日红红火火,成为附近摊主羡慕的对象。
许七安在他那里买了两张烧饼,顺手收走龙气。
………..
禹州。
许元霜外出返回,对着院内的姬玄等人说道:
“苍龙七宿抓住那位龙气宿主了。
“另外,襄州那边的密探传来消息,东海龙宫的两位宫主在寻找龙气宿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