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六十九.黑髮黑眸的驅魔人幫助絕望的人們閲讀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别想……”
唰——
猎刀砍入泥墙,四根长短不一的手指落下,弹跳着滚远。
妇人脸庞变得惨白,喉咙深处溢出压抑地尖叫。
“你可以继续,我也可以。”用刀尖挑起妇人下颌,埃伦娜状若疯狂地低语。
好友惨死后她的性格便发生变化。更冷漠,也更激进。
妇人怨毒地盯着埃伦娜,诅咒道:“你所受的痛苦将远超过我!”
埃伦娜未作回应,只是又切掉一截手指。
她冷漠地低语道:“这条手臂我还能切二十几次,然后是另一条,你还有双腿……”
内心的恐惧冲破麻木的肉体,妇人最终告诉埃伦娜村庄发生的事。
一个礼拜前一位村民在荒野里捡到一座雕像。没过多久,他声称雕像会保护村庄不受侵袭,同时赐予他们“感受不到痛苦”的力量,代价是他们要喂食活过来的雕像。
但村庄食物有限,而村民们也因获得雕像的力量,思维变得迟钝。他们最先将年老无用的人喂食给雕像,然后是过往的旅行者。
“麻木也算力量?”看清本质的埃伦娜嗤笑。
“主……保护了……我们……”妇人不这么认为。
“你是指比怪异杀了更多人的‘雕像’?”埃伦娜像在看一个蠢货。
妇人沉默。
在埃伦娜准备放掉无用的妇人时,她忽然断断续续开口:“不喂食它……就不会被力量……改变……”
“不愿喂食的人……和旅行者……关在它旁边……他们……活着……”
话音落下,妇人挣脱开埃伦娜,两只手抱住她的手掌,将脖颈凑上猎刀。
埃伦娜想要抽回,但慢了些。鲜血像是河流从妇人脖间涌出。埃伦娜脸颊落上温热血液,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倒下,双眼望向墙角一堆幼儿衣物,前所未有的清晰。
生命最后一刻,妇人的意识恢复清醒。
“我的……孩子……”
汩汩水声中响起含糊呢喃,血泊里的妇人失去声息。
埃伦娜抓着猎刀的手臂垂下,沉默不语。
陆离来到身旁,用毛毯盖起妇人的尸体。
埃伦娜未沉默太久,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从妇人的故事中抽身,埃伦娜来到窗前观察外面。
混战已经结束。村庄外围到篝火前的土路上到处是尸体。有村民的,也有鬣狗的。
二十几只低头撕咬进食的鬣狗,象征野兽取得了最终胜利。
信仰雕像并没让村民获得与野兽对抗的力量,也没有出现保护村民。
也许因为袭击者是野兽而不是怪异?
陆离点燃油灯,应对夜晚降临的黑暗。埃伦娜仍在窗边观察。
吊诡奸笑声在夜空中回荡,进食的鬣狗们扭头望向小屋看不见的死角,然后拖动人类尸体与同伴尸体离开小镇,像是打扫战场的士兵。
“鬣狗群们很反常,先等一等。”
埃伦娜对走到一旁的陆离说。
篝火噼里啪啦燃烧得正旺,驱散寒冷漆黑的夜晚。
诡异之雾还未笼罩到这里。
“你总是这么冷血吗?”
埃伦娜的目光落在窗户上的虚幻倒影:“我以为你会帮外面那些村民。”
“我会做我力所能及和该做的。”陆离平静回答。
和陆离交谈显然不会令人愉快。通常而言两个情商高的人总是会相谈甚欢,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问什么,该怎么去回答。
想要倾述的埃伦娜希望陆离也能问自己,但他并没问。
“没事了。”语气冷淡许多的埃伦娜推门走出小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二百六十九.黑髮黑眸的驅魔人幫助絕望的人們相伴
陆离跟在后面。
村庄不大。他们围绕篝火转一圈,就在光亮边缘找到被绑起的村民和旅行者。
“猪圈?”
看到他们待的环境埃伦娜有些惊愕。
陆离环视周围,落在一旁黑寂的谷仓中。
谷仓外墙装饰着干草编织的花环,看上去就像简陋的教堂。
雕像应该就在里面。
埃伦娜已经翻过围墙,踩进干涸但仍污臭的猪圈里。
“我们是来救你的。”她对因脚步靠近而躁动恐惧的人们说。
他们眼睛被蒙住、嘴巴被堵起,四肢被绑缚。埃伦娜挥舞猎刀,划开其中一个人的绳索。
获救者撤下眼罩和嘴巴里的填充物,声音干涩地说:“谢谢……我是——”
“去帮他们松绑。”埃伦娜不打算浪费时间听他们介绍自己。
“好的好的……”获救者连忙应声,去帮其他受害者解开麻绳。
被救出的人帮助其他人,越来越多的人获救。他们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事,仍压抑动作,不敢发出动静,只有名为庆幸与激动的情绪在脸上浮现。
埃伦娜在人群里看到了阿卜德尔村长,向他走去。
“是埃伦娜吗?”袒露枯瘦胸膛的老人微眯起眼打量她。
“是我,阿卜德尔村长。”埃伦娜回答,向他介绍陆离:“那位是驱魔人,陆离。”
许多目光落在陆离身上,带着感激。他们以为陆离是特地来救他们的。
“谢谢您的帮助。”阿卜德尔村长手掌抚在胸口,向陆离行本地礼,抬起头问埃伦娜:“那个怪物被消灭了吗?”
“没有。”埃伦娜说。
阿卜德尔村长神情变得紧张,获救众人的轻松也随话语凝固。
“你们是偷潜进来的?”阿卜德尔村长望向亮得刺眼的篝火。
“不,他们都死了。”埃伦娜说。
“死了……?”
“嗯,也许还有几个活着。”
鬣狗来袭时应该有些村民和那位妇人一样,正呆在屋子里。
阿卜德尔村长嘴唇颤动,想要责怪又说不出口:“是你们……”
“是鬣狗刚才袭击了这里。”埃伦娜打断并回答。
“难怪它们的叫声那么近……”阿卜德尔村长松了口气。
哪怕被背叛……曾经的村民丧命野兽之口也比被人杀死更容易接受。
“雕像是什么。”安静观察的陆离这时开口。
“驱魔人先生。”
阿卜德尔村长先尊敬的行礼,正要说什么,又一次被埃伦娜打断。
“你们打算一直在怪物旁边的肮脏猪圈里聊天?”埃伦娜将猎刀插回大腿上的刀套。“回篝火那边再说。”
获救的人们翻出猪圈,回到温暖明亮的篝火边。
一部分青壮男性去搜索村庄,寻找衣物,食物,水源,和村民。
阿卜德尔村长在篝火前坐下,告诉陆离他们遭遇的一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