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六十七章 羽皇子熱推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慢悠悠的从房间踱步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他这番义正言辞兼有点委屈的谬论。
真是觉得这厮无耻到了一个极限。
他喜欢就可以随便乱来,难道还不容许别人拒绝?况且他的这个喜欢也未必是真。
她觉得有必要提点他一二,不,不是提点,他们是仇人,就该分清自己的立场,所以,也就不客气的回他。
“冷公子,你要是真喜欢一个人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会不会给她造成困扰,而不是一味的凭着自己的喜好行事。况且,”微顿了一顿,声音略沉的续道,“我们并不是一路人。”注定是仇人。
冷璃微愣,指着狐狸·羽,下意识的一说,“他就可以跟你是一路人?”言罢,回过神来,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居然语气中还带着质问。
但转念一想,这不正合了自己扮演的人设,所以也就无所谓的继续,只是这回眼神哀怨了一点,“小美人,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啦,一只狐狸你都那么重视,怎么就不能给我一点重视,我难道不好么?”
这个说辞算是圆了他刚刚无意识的误言,只是心中一旦有了疑虑,再怎么圆,也是欲盖弥彰。
凰久儿出来后,墨君羽就不再跟他耗着,迈着优雅的步伐步至凰久儿身边,仰着毛茸茸的脖子求抱抱。
冷璃说这番话的时候,凰久儿正好蹲下身抱起墨君羽,等他话落地,她已抱好了墨君羽。
一人一狐,站在台阶上,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睥睨的望着他,那姿态足以告诉他,你说的话就是个屁。
墨君羽得意的睨着冷璃,虽然狐狸的表情没几人能看的懂,但是冷璃感觉他看懂了,那狐狸眼的挑衅明晃晃的,真是气的他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这情绪来的有点莫名其妙,他自己都没搞懂。大多时候他都是演戏,但这回倒是真的,偶尔真那么一回,他反而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演戏上头了吧。
白司神君几人的出现,令冷璃意识到再呆下去怕是也讨不到好,故,沉默了一瞬,找了个借口,“哎,小美人,我对你真心,你却怀疑我。也罢,既然你说要替对方着想,那今日我就听你的话,先回去咯,改日我再来约你,怎么样?”
话落,也不等凰久儿回答,就闪身消失。
冷璃一走,压抑的气氛似乎就也缓和了不少,只是几人仍是沉默,没有说话。
沉默了半晌,然后……
“你们还有事?”凰久人淡扫了一眼还立着的几人,轻飘飘的说着。这不是询问,而是赶人的意识,没事还怵在这做什么?
几人回过神……
“呃,久儿姑娘,我先下去了。”墨林瞧了一眼狐狸·羽,转身退下。
他看过去的时候,狐狸·羽也正好看了过来,那一眼淡淡的,虽没有说话但狐狸眼里的意思他懂了,那是警告,今日之事下次再出现,就自己滚去受罚。
“公主……”白司神君语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什么时候也学会吞吞吐吐了?
“我想起来了,魔族魔君的大皇子似乎就叫冷璃。”
神族还没泯灭之前,他经常在外云游,魔族也去过,当时就听到魔族人议论过,魔族出了两位惊才艳艳的奇才,一是前魔君之子,被人称为羽皇子,二是前魔君的兄弟焜火,也就是现任魔君之子,冷璃。
他在人族避了五千多年,这桩事也早已被他忘在了九霄之外,刚才突然灵光大圣想了起来,现在看来这个冷璃跟魔族的那位冷璃当属一人。
白司神君将这些缓缓道出后,几人又都突然沉默了。
冷璃自然是魔族的那位无疑了,只是这羽皇子……
凰久儿总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会不会是巧合,毕竟天下之大,名字相同者甚多。只是,结合种种迹象,她又觉得这不是巧合。
墨君羽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是魔族人的身份,即使自己有所猜疑也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半分,以他敏锐的洞察力,很难不察觉出来。只是她不知其实他早已知晓,而且也有着跟她同样的猜疑。
与她不同的是,他想到的是如果他就是那位羽皇子,那么他岂不是久儿最大仇人之子?
据说五千年前灭了神族,杀死久儿父亲的就是前魔君,如果他真是前魔君的儿子,那他跟久儿的缘分还能续下去吗?
久儿能原谅他吗?就算久儿能原谅他,他自己又能原谅吗?如果可以他希望封印不要解开,那他就只是墨君羽,人族的墨君羽。
此刻他似乎已经钻进了牛角尖里,如他前些时日有那么渴望解开封印,现在就多么的希望永远不要解开。
可他俨然没有明白,不管封印解不解开他都是他,即是人族的墨君羽,也是魔族的羽皇子,不管他怎么的不愿意,怎么去逃避,事实就是事实。
凰久儿跟他,两人心思各异,都有心不想去戳破,但,总是有人代劳。
“羽皇子?这羽皇子不会指的事墨君羽吧?”苏子陌一句半开玩笑的话,突使气氛变得凝重。
“闭嘴!”凰久儿蓦地一声厉喝过去。几乎是苏子陌话落地,她就立马给回了过去。
反应之大倒是令苏子陌有些惊异,但稍一细想就明白了,久儿姑娘跟墨君羽两人两情相悦,若他真是魔君之子,那他们可就由情人变成仇人了,估计是谁听到都接受无能的吧。哎,造化弄人。
“久儿姑娘,我随口胡说的,你不要当真,你放心这话我不会告诉墨公子。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
苏子陌本是想好心的安慰一番,不料却见着凰久儿的脸色越来越沉,连同她怀里的狐狸都是一脸的不善,一双狐狸眼阴沉沉的渗人。
结果,后面的话在一人一狐虎视眈眈之下,越说越小,最后,说不下去只好缄口不语。默默的将身影藏在白司神君身后。
呜呜,女人可怕不要紧,可怕的是连她养的狐狸都这么可怕。
伤不起,比不过,只有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